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藍色十字架

  〈藍色十字架〉無疑是一篇令人讚嘆的作品。讀者隨著偉大的偵探華倫亭警官,跟蹤著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事件,最後發現了一個詭譎的真相。這部作品在初初閱讀時,讀者可能--在理性的薰陶之下--會摸不太著頭腦:為甚麼華倫亭可以那麼相信傅南彪沒有逃過他的眼睛?他又是根據什麼線索追隨著這兩個形跡可疑的神父,遇見一連串難以解釋的小小怪事?卻斯特頓可能也覺得這個故事需要太多巧合,於是在中段插進關於奇蹟的片段解釋。

第十二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總評(編號41-46)

41.西班牙炸彈
  故事描述女孩明恩發現常常更新網誌的一個網友「西班牙炸彈」突然之間沒有更新了,於是在論壇上開帖(我想黃金論壇就是高登論壇吧?)詢問,獲得了名為「墨水問號」的網友回應。透過「墨水問號」的超強推理,明恩終於知道「西班牙炸彈」發生了什麼事。
  我非常喜歡這篇小說。是安靜不張揚的類型,但具有一定的功力,很精準的發揮了網路的匿名性、不在場性與日常性,成功地塑造出一個甚至不露面的安樂椅偵探。唯一的缺點只在於最後揭發他人惡行時,墨水所提的證據。皮屑這種東西,洗澡洗個幾次就會沖掉了啊!怎麼可能還在兇手的指甲或哪個地方發現呢?我不知道這是否本篇未能成功入圍準決選的原因,但我覺得十分可惜,希望作者再接再勵。

第十二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總評(編號31-40)

31.一個白裡透紅的故事
  被稱為「雪夜惡魔」的殺人魔,總是在雪夜挑選當天生日的妙齡女性加以殺害。在工廠工作的季天恩和季天惠姊妹,就是他的下一個目標。電視上的偵探小簫有辦法及時破案嗎?
  以說書的手法來講述的故事。敘事手法頗有潛力,但這樣的敘事模式,若作者寫的興起,很容易太過油腔滑調或者太多枝枝節節,以至變得無聊,幸好本篇很微妙的避開了這兩項缺點。故事本身算有意思,但對某詭計的使用可以再更精進一些。優點是線索給得很明白,作者對公平性或許頗為在意?

第十二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總評(編號21-30)

21.卡布里島
  男人在車禍後以為自己是特務,懷疑著身邊所有人。一日,他抱著小女兒打算逃離家,卻在買了一張兒童CD後想起自己的過去。原來,他真的是特務......嗎?
  前面的偏執寫的挺有趣。但諷刺的是,「過去」浮現的時候,理論上來說讀者應該開始恍然大悟,但我卻反而墮入五里霧中。作者應該是意圖以結局翻轉來震懾讀者,但坦白說我覺得這個翻轉一點真實性都沒有,頗有為翻轉而翻轉的意味。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章,只為了一條情報?這情報有這麼重要嗎?為什麼它這麼重要?這些交代在小說中都付之闕如。但小說本身的筆調是有意思的。如果能梳理一下裡面的邏輯,這類心理懸疑其實讀起來會挺有趣。

第十二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總評(編號11-20)

11.愚者進行曲
  這篇有入圍準決選,所以我就講的簡單一點。本篇的人物描寫其實相當有趣,筆法也相當流暢。但故事合理性不足(這麼千方百計弄掉論文到底......)故事又有點有跡可循,蠻可惜的。我個人最大的困惑就是題名,為什麼要取這個名字呢?不懂。

12.怪物
  這篇也有入圍準決選。一樣不講啦。

第十二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總評(編號1-10)

今年沒力氣寫總評。但我不知道是不是那幾篇文章,還有座談會發揮作用,我覺得上次提到的問題,在這屆作品裡消失的幅度蠻驚人的。我想這應該是個好現象吧。

另外看了一下紀錄,我八月的時候看完了所有的徵文,也寫了初步的評論,但一直沒空整理出來,就拖到現在了。如果有人在等的話,很抱歉啊!明年我會努力再早一點的........。

好了,那麼就開始吧。


獨角獸查理



  近來滿城風雨的服貿,從太陽花=香蕉的公式出現後,有個東西就神秘的浮上我的心頭。那就是很久以前看過的獨角獸查理。當初看的時候,我只覺得他非常無厘頭,然而這個無厘頭卻又不像單純的惡搞,而是有點什麼在裡面。剛剛再看過一次,我覺得我好像懂了那裏面的什麼。

  〈獨角獸查理〉目前好像總共四集,外加兩集外傳。外傳我沒有去看是否原本公司的企劃出品,但以本傳來說,這四集的架構都非常相似:兩隻獨角獸來找查理要他去一個地方,不想去的查理最後在藍跟粉紅的吵鬧之下還是屈服的跟著走了。路上遇到非常多不符合常理的事情,查理吐槽了卻毫無效果。查理一直以為藍紅兩隻的「應許之地」是假的,但最後卻發現他們講的並非虛言。雖然如此,不管自己直覺不對勁,走進「應許之地」的查理,卻總是落到被出賣的下場。

第十一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作品心得 編號41-53

41. 漫長的告白

陳正侑的表哥志豪死去了,在山道上。他手機撥出的最後一通電話,卻是給許久未見的大學朋友。志豪的死是意外?是他殺?陳正侑與室友夏律棣將聯手解開這個謎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