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刺青殺人事件/高木彬光



  以前曾經答應小官要回家翻高木在這本書裡到底爆了多少雷。後來回家一看....高木是跟范達因有仇還是太敬愛他了,三爆中有兩個是Mr.double S的大作。這些爆點,印象裡分別是:克麗絲蒂的《亞伊.艾克羅傑命案》、范達因的《格林家殺人事件》、《主教殺人事件》(其實明明記得應該還有一個的....可能是我記錯了吧)。

  這應該是我第三次看這本書。第一次看,是剛看完魔咒之家,又找不到刺青殺人事件,對高木的法庭推理又興趣缺缺的時候。因為是深夜閱讀,所以還真被裡面的鬼氣森森給嚇到了,感覺上,似乎收音機裡的音樂也跟著扭曲變形了一般。

  第二次看的印象就比較淡薄了。「喔,這樣啊」的感覺,也許再加上一點對書中人物的同情與憤怒吧。

  這次看,覺得高木果然是有他的功力在。雖然說在語言上的剪裁還不甚精練,有些爆點毫無必要,人物說話的方式比較像是作者在敘述而非人物自然的語言(不過採用手記形式,這樣寫也蠻有道理的。)等。但對於威尼斯商人與詩的巧妙引用頗令人佩服。這本書,我覺得不脫仿某作的痕跡,不過仿的很棒,也有別出心裁之處,讓我很喜歡。

  高木的作品,去掉法庭推理,迄今在台譯作不多,這點我覺得很可惜。神津恭介是我蠻喜歡的偵探(記得那時候看完魔咒之家,還一直想著要再去找他的探案....卻發現沒了,感覺真哀傷。)

  關於般若。我家有一個黃銅小般若像,小時候很喜歡拿著看,總覺得面具裡有一種神秘的吸引力:有點可怕,不過又沒那麼恐怖,一直盯著看也不會作惡夢。看《鬼女》的中間開始想這個面具到底是般若還是蛇--這點我仍然不太確定,唯一確定的是,我家這個小面具,如果高木說的是真的的話,那麼一定是個一邊有著微妙成佛表情的好面具吧。這樣說來,對於面具啊臉譜啊之類的玩意,我一直抱持著一種既喜歡又畏懼的感覺。也許是因為它們之中有以某種類似秩序的東西來表達感情的部分吧,這令人既著迷又恐懼。

  作家介紹裡面,有一點蠻有趣的,就是高木和占卜的淵源。從筆名的取捨、職業的選擇都跟那位算命仙有關--我想圈套的編劇大概會對這件事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吧。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973-9816f35e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