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永恆之王二部:空暗女王/T.H.懷特

2018730263723b.jpg


Hic jacet Arthurus Rex quondam Rexque futurus

  摩高絲王后,即是本篇書名所稱之空暗女王。懷特對於這個人物採用側寫的方式:他寫了摩高絲王后有著和□貓一樣的□髮藍眼睛,是三個美麗女兒之一,然而他並沒有進一步的描寫摩高絲王后的內心。對於她,我只知道她是個美麗而漠然的女子,對於兒子們漠然、對於丈夫漠然、對於巫術漠然。她喜歡什麼?想要什麼?為什麼會去找亞瑟?看完書後,我才發現,對於她,我仍是一無所知。

  書末,灰鷹兄的導讀詳細而完整的為懷特之所以創造出這樣一個人物作了背景介紹。懷特的童年父母缺席的嚴重,他幾乎是在印度僕役的照顧之下長大的,這個經驗反映在石中劍裡。而二部的空暗女王,則反映了他母親在他眼中的形象。而經過一連串的改寫之後,懷特之母的影子在摩高絲王后身上漸漸淡了下來,終究凝固為這樣煙般的形象。這時忍不住覺得「空暗」二字下的真妙。

  摩高絲王后的四個小孩所經歷的成長也是有些怵目驚心的。雖說作者是為往後的悲劇埋下伏筆,然而那樣血淋淋的獵殺仍讓人不禁冷顫。

  再者,有著一張「愚蠢臉龐」的亞瑟,在戰場上,經由梅林的教導,開始思索正義與戰爭之間的關係。這段論爭,雖然由於凱文爵士的頻頻插嘴、亞瑟時時岔開話題,就連梅林也偶爾離題,而搞的人快要發瘋,但還蠻有趣的。凱文的觀點有些時候還蠻命中要點的,真不曉得該說他是大智若愚還是大愚若智(事實上整部書到現在都還有這種渾沌難明的特質)。

  抱怨一下歷史。這些洋鬼子的戰爭史搞的我頭大不已。高盧人-諾曼人-薩克遜人....我同意塞爾特人的觀點,都是洋鬼子。

  雖然不喜歡看悲劇(尤其是那種已經耳熟能詳的悲劇),但永恆之王系列仍是慢慢的將我拉進泥沼裡。就像亞瑟,在書末與摩高絲王后種下的孽因將會把他緩緩的往悲劇的深淵中拉一般。真不知懷特是仁慈的讓亞瑟享受童年生活,還是要藉此突顯映襯亞瑟末年之悲劇。不過,反正無論是哪一種都不重要了。亞瑟王即將召開圓桌,迎娶桂妮薇,桂妮薇將認識蘭斯洛,梅林將被關到洞裡....命運之輪發出他尖銳的摩擦聲,開始旋轉、旋轉。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969-9377945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