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蛇信與舌環/金原晴



  「知道分割舌嗎?」

  這句話讓我想起曾經看過的分割舌,帶著爬蟲般的黏膩,隨著各式各樣改造身體的行為在客廳的□盒子裡顯現。我瞠目,並自行想像著可能出現的各式各樣的痛楚。我很確定,這輩子應該不會因為想要一條爬蟲類舌頭,而讓我柔軟的舌肉受到任何、任何傷害--更何況,它現在擁有的傷害就已經夠多了。

  長頸的、分割的、到處是洞的、小腳的、長耳陲的。令人驚訝於人類竟如此善於切割自己的身體。從極端的酷刑,到被視為流行的風俗;從蠻荒到後現代,一切都是如此不同,除了改造,一切都是如此不同。甚至會令土人與龐克族彼此咧嘴微笑,互相稱讚彼此的勇氣與美貌。

  這本書很薄很輕,封面給我的大小感與實體完全不同。然而它每一頁卻同時也沉重--對我來說,那裡面承載了太多我不想也不需要的,肉體的痛楚。回想起打耳洞的過程,再慢慢的去揣摩耳洞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停,停,想像力如飛馳的馬,不多時我的耳陲已經感到疼痛且紅腫,感到地心引力拉,拉,撕裂的疼痛與恐懼。

  在看到男人死掉的時候,這股噁心感更是到處亂竄,像喇牙,光是看就讓人脊骨發涼。S&M不再是犀川與萌繪,那是比這對純情石頭要更真實一倍也更隱晦的世界。

  圍繞著耳洞與分割舌環環打轉,自然也漏不了傳統的刺青之美。一針又一針,想像裡也跟著繪上了一幅幅艷麗無匹的膚繪。

  這是本重口味的書,然而我在其中嗅到了那麼一點純真。

3 Comments

yuu says...""
看了嗎?這本真的是太恐怖了...
我是看原文的,雖然裡面有一些流行用語我看不懂,不過我只花一個晚上就看完了。雖然這樣說可能不是珍惜書的好法子,不過我只想快點讓我的痛苦噩夢結束掉。好家在晚上沒因此噩夢連連...
比較微妙的是他翻成分割舌...
原文是寫スプリットタン(Split tongue),好像我們不是這樣叫它的齁...
算了,個人無意義的執念:3
2005.09.22 04:38 | URL | #iPZstahc [edit]
lunaj says...""
是真的很恐怖=.=;
芥川的口味越來越重了啊orz
得獎的恐怖 給獎的我覺得更恐怖XD
話說回來 那我們一般怎麼翻Split tongue啊
蛇舌嗎 總覺得怪怪的
2005.09.23 02:19 | URL | #- [edit]
says..."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05.09.23 09:47 |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924-108108e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