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染血之室與其他故事/安潔拉˙卡特

  染血之室與其他故事。這是本短篇童話改寫的集子,那些童話被改寫的頻率之高,以致於我對它們的構成元素熟悉不已。於是染血之室,在致命的鑰匙尚未出現前,就能嗅拾到那再完整不過的元素記憶:有錢有地位的男人、純潔天真的窮人女兒、過往的妻子們、大型陰暗的城堡--打住,這必然是個蓄著藍色長鬚的男人。

  他的確是。故事裡一貫的反轉了想像,卡特的女性主義思想讓這個故事從告訴女人「不要為錢嫁給貴族」、「不可好奇丈夫事務」等等教條之中解放,反轉成為母親與女兒之間強烈的羈絆「我知道的,誰會為了那幾個青銅水龍頭哭成那個樣子呢」,反轉成為所有女性所夢想的場景:擁有大筆的金錢,和一個不重外表(盲人)只衷心放愛的無家室情人。

  接著的「師先生的戀曲」。彈的變奏再明顯不過。野獸與美女的組合不作更動,然而末了的「於是師先生與師太太就這樣快樂的在一起」卻莫名的給了撼動。彷彿經由這個身分,野獸得以轉化為任何一個鄰居。這種轉變是驚人的。就像紅髮安妮的想像在剎那間重現於□色屋頂之家裡面一樣。僅僅是一個姓,野獸就成了真實不過的存在。這樣的變化讓我著迷,像是真的看到眼前的男人變身的過程一般。美女與野獸。

記得童話板曾有人問到故事裡王子們的名字。多數是沒有名字的無名王子。或許是因為如此,才讓這句話多出了鉛錘般的重量。

  老虎新娘與精靈王,如同魯西迪所說,與「師先生的戀曲」合成童話故事裡美女與野獸三部曲。三種戀人的關係。

  後半部是吸血鬼與狼的故事。狼作為一種象徵,在卡特的短篇裡時時可見他們的嚎叫,如此淒□。哥□式的華麗陰暗筆法密密的展開,精緻之處,頓時讓我先前迷戀的洪凌失了光彩。相較之下,卡特是更具有原型模樣的存在。狼和人的對立、交手、影響,都細細的交織出各色的光影。

  □色維納斯更是讓我大吸幾口氣的驚艷作品。感覺上,認識卡特讀的這套書像是安排好的行程。美嗎?還會更美、更美、更美。豐饒的意象故典緊緊依附著故事本身延展,鑄造出令人屏息的效果。□色維納斯,題名來自波特萊爾的詩「□色維納斯」,內容來自於□色維納斯裡頌讚的波特萊爾非洲情婦湘˙杜瓦。糾結的非洲意象、女性特質與殖民悲劇濃縮在她的身上,□色油亮的水蛇情婦,破敗而才華洋溢的怪癖詩人。

  別冊。我只餘珠玉般的別冊可咀嚼。裡面載的是她早期作品。有些迫不及待,又有些遲疑。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910-831bf919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