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村上的收音機



其實啊
集滿七百個右上角的村上收音機字樣就可以換到一台迷你型的「村上收音機」一台
三百個的話 那就將就點 給你一個「村上收音機」的木刻印章好了

 「什麼?兩百五十九個 這樣你也想要印章啊 去去去」
 「.....」(無聲的懇求)
 「唉 真拿你沒辦法 諾 這個上刻成土的給你啦」
 「.....」(算了 有總比沒有好)

那是我在看村上的這本新書時 看著不斷出現的右上角藍色斜字 腦中所浮出的畫面
一時間還真的去數了到底有幾個「村上收音機」字樣.....

看完這本書是在上台北的途中
裡面其實有好多文章是之前就看過的
不過那些文章 就算已經看過了 
就算看了第一個字之後就想起來整篇文章了
我還是會不由自主的一句句從頭看起
偶爾看到好笑的地方就微微的抽動嘴角 感覺起來像是陰險的大臣的那種笑法
不過看到了後來 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是...村上在抱怨嗎...
字裡行間微微的透露他那種「啊 反正就是這樣」的無奈感跟其他的書是一致的
但是不是透過小說人物 而是真正的村上在向讀者們抱怨
「我=村上」
看到這個夾在括弧裡的小小註解 我愣了一下
然後忍不住覺得......很可愛
往常看小說時 很容易的就把主角的想法等同於作者的想法
在看村上的時候這種傾向更是強烈的沒話說
但是看到他那一句「我=村上」的時候 
我可以感受到村上似乎想要向讀者強調這真的是他
不只是另一個不知名的「我」

於是之前的想法就慢慢的破掉了
可是話說回來 他跟書中主角們的想法又是不可思議的一致
接著我就沉溺於這兩種微妙的想法之中 
然後慢慢的在搖晃的車上睡著了

光論文章的話 我覺得我還蠻喜歡這本書的




這是之前貼在村上板的舊文,也因為這篇文章,讓我在村上板的精華區裡被冠上了「lunaj 像是陰險的大臣的那種笑法 」這樣很有趣的分類(誰叫你自己要這樣笑,還寫出來。)

現在去看呢?不曉得那樣的笑法是否依然健在啊。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858-3a278a7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