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2004台北電影節] 九條魂/豐田利晃



  是衝著導演和主角去看的。這對搭檔,在去年的影展上,以「藍色青春」一片,令我大大的驚艷。也因此,這部片可說是我這次影展非看不可的片子之一。

  這次的九條魂,背景與單純的校園完全的不同,然而音樂的力道是一樣的。都是那麼恰如其分的擊落一切,非常享受的配樂。

  故事從少年的喃喃與幻想開始。一開始就是壯麗的幻想,而後象徵性的敘述。這次,省略了藍色青春中那揮灑的笑意,取而代之的是偶而出現的,帶點滄桑的成熟笑容。

  那是從新犯人金子被放進牢房內開始的故事。印偽鈔的山本接下來的吵鬧則讓警衛拖了出去。一邊唱著小叮噹主題曲,在這之前從沒聽過也沒想過小叮噹的歌竟然與這個場景這般的相融。

  千辛萬苦的旅途。嗯,也許沒有那麼千辛萬苦吧。總之有很多讓人看不過去的部分,他們還是來到了偽鈔大王山本說的藏寶藏的地方,然而那時光膠囊裡除了一把鑰匙,什麼也沒有。

  少年拿了那把鑰匙。一行人又上了車,繼續旅途。

  途中一個個的人都走了,像是筵席散了,各自奔向各自的結果。果子結了滿地腥紅。

  劇末,這群逃犯又莫名的聚在同樣的車上,如同耶穌復活一般穿著潔白。老爹開著車說少了一個人。沿街的開著,按著喇叭呼喚少年。滿頭滿臉是親弟血的少年恍神的抬頭,拿出了鑰匙,開啟了一個出口。

  嗯。老實說還是比較喜歡藍色青春,那種幼稚的殘酷。成人的世界也許太過模糊,每個人都有他的□與白,參雜著也就成了灰。然而正也是因為這種灰,讓人無法對他人的立場總往善意的方面詮釋。胖子一直呢喃著開咖啡店的夢想,但一想到他是怎樣成為重犯的,就總會覺得那夢是被他自己打碎的,怨也怨不得別人。

  離開中山堂時眼是直的,總覺得腦袋也許是運轉的太快也許是根本沒在轉。我想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音樂真的很好聽。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852-9106068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