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2003台北電影節] 鬼畜大宴會/熊切和嘉(導)



  看完這部片,唯一的感想就是好噁心。老天,他可以跟布萊□彼特主演的seven角逐心目中最噁心片子冠軍了。

  片中充滿了性與暴力。左派學生的老大在出獄之前幾天自殺身亡。然後頓時重心的人們逐步的步向毀滅。簡介這樣說。事實上也沒錯到哪裡去。只是我太天真,沒有料想到所謂「令人不得不逼視暴力的本質」這句話的背後隱藏著多可怕的意義。

   警告:以下將電影情節做摘錄,十分噁心。對恐怖獵奇片沒有興趣者請不要繼續閱讀

  分成三個部分。第一次盛宴,第二次盛宴,最終的盛宴。第一次盛宴的時候老大還在牢裡。老大的女朋友搞上一個男人,之後甩了他又搞上另外一個。瘋狂的鬼臉面具在昏黃的燈光下閃爍著駭人的光,女體與男體在陳舊的塌塌米上激烈的搏擊著。尷尬是在其他眾人聽聞到男女呻吟聲的時刻出現,而後以外出作結。

  第二次盛宴。老大死在獄中,神奇的自殺了。猜想可能是因為過度憂鬱的緣故。女人歇斯底里的叫囂著。對著標本鴨頭撫弄,其神色淫靡非常。影子與黃色的燈光交織出的不是古老的懷舊氣氛,而是一股擺脫不去的瘋狂預感。被甩的男人不甘心,跑去跟警察告密,在那個左派還是禁忌的年代。殺了警察的一行人已經沒有退路。女人從代理老大到老大,將男人綁上山。開始了血腥的盛宴。

  拳打腳踢。頭破血流。哼哼唧唧。前後兩名男人被綁在樹上,受盡凌虐。爾後第一名男人的頭被某種威力強大的獵槍給打開了。那真的是打開。鼻子以上的部分通通被轟掉,殘留的部分,像個會冒泡泡的馬桶座。血和腦漿熱呼呼的流出,噴濺出。

  女人像是著了迷一樣,將手插入打開的腦袋之中,攪動著宛如女巫。我可以聽的到戲院裡屏氣的聲音,一片靜寂。有些人以手掩嘴,有些人眼睛瞪的死大。有趣的是,看似情侶檔的,只有分的更開,而沒有互相擁抱。

  第二個男人,在女人「這東西真髒,一想到我跟他搞過就覺得噁心。」的宣言之中,被血淋淋的剁掉。這跟m.m 那種半調子的剁雞可不一樣。我覺得好像可以聽到大家紛紛把腿夾的更緊的那種摩擦聲。男人臉上的表情痛苦扭曲,大腿從內側一片血林。

  女人找到了新的男人。之前在他身上狠狠的垂打而沒有還手的男人。兩人帶著一片漠然的表情,殺了另一個想逃走的同伴。

  最終的盛宴。倖存者到廢校安居。女人與男人又開始激烈的搏鬥。被剁的男人出乎意料的仍然活著,相當悽慘的樣子。餵食他的人是他以前的崇拜者。不知道是因為受不了理想的破滅抑或是罪惡感的襲擊,拿起棒子用力的朝狗般進食的男人槌下去,重重的。

  女人與男人做完了,敷上白白的粉與塗上大塊艷紅的唇,在一樣是紅白的日本國旗前跳著狂亂的舞。替男人口交的女人接著像是扭斷鴨頭一樣的扭斷了男人的命根子。受創的新歡狂亂的以獵槍代替自身進入女人。女人的表情帶種恍惚的狂喜。或許這是因為新歡的原有能力比不上之前三個男人的緣故。而後新歡在女人到達高潮的瞬間扣下板機。

  血花盛開。

  彷彿是個儀式一般。新歡自女人被炸的開花的胴體中取出器官。一坨血淋淋的花蜜,誰又分的清楚什麼是心什麼是腸。高高的舉起,像是古代的獻祭。

  最後一名同伴,帶著武士刀將眾人一一處決。殺了被剁鳥傢伙的男人也被殺了,讓女人的身軀綻出血花的也斷手再斷首。最後,他在竹林之中,將自己的脖子靠到武士刀之上,慢慢地,越靠越深。慢慢地,身體落下。

  而鳥,依然在空山中啾啾的唱。

  看這部片的時候。有人中途忍不住跑了出去。我也沒有等到導演座談就閃人了。出了門,沐浴在台北有些涼而飄著細雨的夜晚裡,看著來來去去的車燈,感覺很恍惚。好像整個腦袋都空了一樣,什麼都沒辦法思考。幸好那天非常的累,回到家一沾床就睡著了,連燈都沒有關。否則我很怕再做什麼惡夢。

  導演的功力不容小覷。演出者也非專業演員卻能將那種氣氛表達出來,非常不□。不過實在是太噁心了。




  事隔兩年再度回顧這段文字,可以想見這部影片給我的衝擊有多大,一般我是不可能這樣詳細的描述劇情的,因為總會忘記,也不好敘說。怪不得以後看到殺人鬼、大逃殺之類的書都沒啥感覺。

  雅拍上有人在賣這部片子,想看更噁心的圖片請去goole上搜尋「鬼畜大宴會」,然後找雅拍點進去,不保證時效多久,餐前請勿觀賞。

  網路上找到這麼篇文章,還挺有意思的,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http://www.geocities.com/tongsiu_hk/movie/hkiff0208.htm熊切和嘉的浪人行進曲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847-da9a411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