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影展] walking on the water



  台譯「愛我就殺死我」,感覺不太貼切的片名。原名如果直譯「水上漫步」感覺好多了,不過可能又會讓我想到「在□暗中漫舞」這部片子吧。

  這部電影是華裔澳洲導演的片子。據說得到同志泰迪熊獎首獎。蠻不錯看的,只是也許我天生資質駑鈍。我覺得這跟主角群們的性向其實也沒有多大的關係。片中所處理的問題,我想,只要是個人,應該都會不可避免的碰到。也就是死亡。

  有許許多多的□色幽默參雜在這部雨影幢幢的電影裡。譬如說安樂死打了十幾針還死不了的朋友,譬如說女人與死者的弟弟那場頗有趣窺視/被窺視的鏡頭,顛倒了傳統的性別觀點。這回是男生的小屁屁有些尷尬的閃過女人的眼簾。又譬如說死者的前前任男友誠實的告白,或者是灑完骨灰之後意外的將剩下要帶回家的餘燼也一併掉入海中,最後只好使用微波爐烘乾並且一語雙關的「it's done」。再再的令人拍掌大笑,有趣,有趣。

  不可避免的仍然是生命之中的悲涼。性格有些固執的母親,在兒子死亡之後忍不住的一直問「他快樂嗎?」在死亡之後,她終於明白,其實真正重要的,也就是兒子的這一生到底快不快樂而已。現在什麼都不重要了,不是嗎?

  死者的另一名男性友人,面臨的則是另一個難題。面對打了十幾針嗎啡卻都死不了的朋友,他選擇用塑膠袋悶死他。完成朋友安祥死亡的遺願。然而死者已逝,生者的夢懨才要開始。夜夜輾轉,總是看到塑膠袋與朋友枯乾的手臂在掙扎。混亂與無序在生命中悄悄的蔓延。葬禮之後的生活重心在哪裡?接著受到女人與死者弟弟上床的刺激,混亂顯得更加嚴重。終於,男友跑了。他剩下的,也只有一個惡夢與款款的洗盤子人生。

  女人呢?女人得到了一個短暫的愛情。但是在濃烈的激情過後,她又失去了什麼?她知道的很清楚。死者的弟弟總有一天會離去,回到老婆與小孩的身邊,並且不遠。但是又為什麼要陷下去?是對死者不可能的愛戀亦或是其他莫名的失落情緒?男友的崩潰讓她打電話給男友的老婆。她坐在樓梯上,聽著一牆之隔的男友受著老婆聲音的撫慰。繼續抽煙。

  至於死者的弟弟。他媽的我整部片最度濫的就是這臭傢伙。有老婆有小孩還這麼受不住誘惑。有人陪就一定要上床嗎?下半身思考動物。也不是對老婆有所不滿,最後還要靠老婆來撫慰他那「脆弱受傷的心靈」。廢物。

  當然,影片的最後,該走的都走了,而留下來的,在大吵一架之後,也終於擺脫了塑膠袋與男友的影子。漂亮的大房子出租,至於曾經在裡面生活過的人。嗯,繼續在其他地方生活。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842-b252d79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