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被遺忘的故事/乙一



  跟寵物兄借了很久的書,但到最近才終於拿起來看了。與未看前的印象完全不同。那時只覺得別又或是血肉模糊、又或是賣弄噁心的書吧,近來已經看的夠了,再看下去只怕心情受影響的越來越□害。

  然而這卻是本乾乾淨淨的書,雖會尖尖的刺入心坎,但又會柔柔的去撫慰。尤其是《形似小貓的幸福》這一篇,讀著會有幸福的感覺,像是記憶中美好的過往,雖然最後的結局令人有些惆悵,然而如此,卻越發的教人嚮往。「總是懷念過往的黃金時光啊」這樣一般的感覺。

  這本書總共是有六個故事。《calling you》、《被遺忘的故事》、《傷》、《握手小偷的故事》、《形似小貓的幸福》、《瑪麗亞的手指》。

  《calling you》是一種純愛式的故事。我已經很多年刻意不去看這種小說了。之前片山恭一大紅的「站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也躲著不去看,怎麼說呢,因為受不了那種太美太好的世界崩毀的感覺,讓人無法呼吸,連空氣都會刺傷肺葉的痛。與其如此,那不如還是看些直寫男盜女娼的作品,看些寫人性卑劣的作品。那麼也許會失望,但不會傷痛。這樣的想法似乎與《形似小貓的幸福》中男主角的想法類似,也怪不得我會這麼喜歡那一篇了。

  看到這篇故事的中段,那樣美好,於是預知了破滅的無可避免。偶爾偶爾,讓這樣的戀人白頭偕老不也好?但總並不,因缺了最後的遺憾,似乎也就顯不出這段的美好。

  也許這是為什麼粉紅皮小說仍佔領了許多心思去的緣故吧。

  《被遺忘的故事》則是意志力的故事。從頭到尾我只注意主角的腦袋到底會不會瘋掉--換作是我八成會吧,這是多麼悽慘的地獄。光連想到,整條脊骨都寒浸浸的。精神上的恐怖攻擊。啊啊啊,現在手腳靈便身無大礙,都時常會因腦袋裡的聲音而無法成眠,更何況得囚禁在身體裡聽自己的腦袋囉唆?日常生活之恐怖莫過於此。

  《傷》的篇名前可加個療。總覺得這篇和下一篇都是作者拿來安撫受到創傷的心靈之作品。少年之間的友情很溫暖,然而那樣的胸襟看了卻叫人發疼。又怎樣呢?看完之後我仍無法分辨好與壞。外在的表現與內在的動機本是兩回事,然而誰又能看透他人的動機了?萬般無奈。也知道每個人都有他的好處,然而卻不是都能領受到,對方亦然。八股些,說萬般皆是緣罷。

  《握手小偷的故事》蠻可愛、陰錯陽差的作品。沒什麼感想。

  《形似小貓的幸福》這篇是我最愛的故事。感想上面已經寫過,只是還有一件:這篇故事有著推理小說的元素存在,看到後面不由得大呼精采。

  《瑪麗亞的手指》從篇名,再看小說裡對瑪麗亞的描述,就在猜想是否故意以聖母為名--母性的神、女性的神、怪物般的神。中段描寫到手指時忍不住一陣噁心。試著想像一節手指泡在福馬林裡游走,塗著指甲油,白嫩嫩的手指隨著玻璃罐的遷移而滾動....。簡單的描寫,卻讓我覺得罐子就在手邊,甚至想到莫非會像calling you 一樣,想著想著手指就自己跑出來了....我的老天爺。

  本篇亦可歸類為推理小說。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840-f015330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