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作廢的捷克人 勞倫斯˙卜洛克



  原本預計這本書沒那麼快入手。

  很快的看完了,在顛簸的公路上我彷彿經歷了一樣的冒險、思緒與憤怒。

  也許這是為什麼我一向不太愛看倒敘式推理的原因。我總很容易融入主角的思緒之中,自然不樂見精心設計的陰謀因為某個小東西就崩毀片片。

  伊凡˙譚納又開始了他的個人冒險。

  這個名字給我的形象,不曉得為什麼是個中年禿頭加上肥肚子的老男人。但他顯然不是,因為本書中還有個熱情奔放的金髮亞利安辣妹迫不及待的想上他的床。許是我之前沒讀到或是作者真的沒寫,譚納(可能)是個猶太人。這算是個很有趣的切入點,特別是在佈滿各種立場種族與衝突的世界。

  故事的大綱是某人找上門來要他去解救另個某人。偏不巧另個某人是人人得而諸之的魔頭--呃,可能還是某些人的精神象徵就是了。總之譚納憑著一貫的誠實變色龍形象過了關,然而在此同時他也越來越討厭他該解救的對象--這點對我來說也是很可堪玩味。

  譚納像變色龍,而這種能力來自於他對各種衝突的領域都有著心有戚戚焉的真誠感。這一點老實說很難做到卻也不那麼難做到,畢竟,要是他的切身議題卻與我不那麼相關,拋棄個人價值觀後,要我當個慷慨激昂的革命分子,或是同樣慷慨激昂的反革命分子似乎是一樣的簡單。唐諾的導讀裡對此有相當激烈的頌讚,但簡單點說,也許可以理解成「啟蒙=洗腦」這樣的恆等式。

  我覺得很有趣的地方,在於雙面諜這樣的形象。

   「你有沒有好奇過,我靠什麼工作賺錢?」
   「那不關我的事。」
   「當然關你的事。」
   「爸爸--」
   「不,該讓譚納先生知道才對。我不工作。我領的那個醜惡的共產黨政府的錢,像他們報告我們黨分部裡面的活動。當然我告訴他們的事情都不重要。反正講這些就夠了,我會講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保留比較有價值的情報不說。現在你開始明白了吧?連我都是他們的間諜,....,而我是你在捷克斯洛伐克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看完時原本很多話想說,不過沒有即時說的後果就是通通忘光,總之這集還蠻精采的,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不過呢,如果你還沒有讀過克嬸《不祥的宴會》(十三人的晚宴)書的話,導讀請跳過不看,因為全書的劇情通通在短短幾百字內爆個精光,連最關鍵的謎底也照爆不誤,這點還請各位特別注意。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822-83183ae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