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皮行者 東尼˙席勒曼



  在回家的路上搖搖晃晃的看完了這本書。有那種終於能清楚認知
並且融入故事情節之中的感覺真好。隨著頁數的開展,從未真正目睹
沙漠的我,卻也彷彿嗅到空氣中那乾渴的味道,或是即將落下的男人
雨、女人雨。

  到目前為止,我看到的印地安警探系列,都跟巫術有或多或少的
牽扯。然而這並不像邪教般給人可怕恐怖的刺激感,而是令人聯想起
西雅圖酋長的宣言,那種在價值觀的碰撞之中擦生的火花,包含了衝
突、犧牲、了解與妥協的火花。

  要融入這樣的一個價值觀有些困難,但又不那麼困難。不困難的
部分在於理解他們的文化與價值,難的部分則在於親身體驗遵守並且
敬畏,那並不是我與生俱來耳濡目染的文化,甚至是背道而馳的。傳
統儒家從敬天到了君子自強不息,背後隱藏著的,其實是與西方人定
勝天差不了太多的征服思想。不同的是儒家文化囿於自身的規範而落
入泥沼,於是成為了愛好和平的爭戰者。

  慢慢的我融入了這樣的社會。一個看似和平,卻又無時無刻不在
文化差異之中掙扎鬥爭的社會。巫術與神話對我身處高速公路上的我
來說不過是夜晚的消遣,然而若是置身在深山小屋中,或許我也會相
信有個皮行者正在窺伺。

  文化的差異或多或少來自環境。而這個謀殺案,講的也許正是這
樣激烈的文化碰撞產生的多樣化後果之一。席勒曼巧妙的融入了納瓦
荷人的習俗、神話,生動的描寫在文化衝擊之中的各樣思緒。恍然間
我想知道的不是兇手到底是誰(看到這本書的前三分之一我就很沒有
根據的依靠直覺猜到是某某人了。),或是他是怎麼下手的。我想看
的毋寧是怎麼樣的心靈可以想到這樣的手段,而孕育出計畫案子與偵
破案子的文化又是怎樣矛盾的碰撞。又或者是,其實我感興趣的不是
案子本身,而在於席勒曼巧妙穿插的各種巫言巫語。

  很高興我畢竟還是沒有放棄這套小說。這是值得一讀的,雖然剛
開始的進入可能會稍稍慢了點。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821-7891d20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