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墓園裡的男孩/尼爾˙蓋曼

Photobucket
皇冠,2009年



  我是在高鐵上看完這本書的。讀完之後覺得很滿足,卻也有一點惆悵。沒什麼失落的情緒,卻不停的想到實際的問題:他該怎麼生活?怎麼開始自立?他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的人?擁有著什麼樣的職業?我想知道。那麼那麼的想,以致於腦海裡開始冒出了各式各樣的通靈偵探。

  (到底為什麼會是通靈偵探啊喂!就不能是通靈農夫或是通靈的股票經紀人嗎?是說這樣的話要通靈的設定做什麼啊!就不能簡簡單單的是一個普通的公務員嗎!)

  我要老實說,還真的不行。就跟大澤在昌對於打工偵探的未來,警醒到「再這樣下去他會變成第二個鮫島」一樣,對於墓園男孩的未來,我怎麼想,都覺得他是無法平凡的過一生。

  你知道,畢竟他經歷過了那麼多:滅門血案的唯一生還者、尋找□魯依教徒的寶藏、掉到食屍鄉的異界,最後與千百年傳下來的秘密組織傑克兄弟會進行生死搏鬥,殺光了他們。一個在十幾歲時就經歷過這些的男孩,安安份份的賣著小雜貨店--那個雜貨店裡肯定有聖水什麼的,是超自然兄弟檔會去光顧的店才有可能吧!

  我很喜歡這本書,但對它卻沒什麼好說的--或者其實應該說,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是一個輕薄但近乎完美的成長故事。有傳奇的出生、奇特而溫馨的生長歷程、三不五時的冒險磨練著他的心智,與無疾而終的初戀。基本上應有盡有,多變,卻不嫌龐雜。那些延伸而出但並不多說什麼的設定,讓故事的世界顯得相當堅實。讀者的想像得以盡情的奔馳著--那是個什麼樣的世界?「上帝的獵犬」與「榮譽衛隊」又有什麼樣的故事?蓋曼沒有寫出來,因而讀者獲得了填補空白的權利。而故事裡面蘊藏著的那些小小遺憾--喜歡的女生最後消失了、不再純真而說出「你應該問,是什麼讓他們免受我的傷害」--這樣的地方,讓我更加的喜歡這部作品。

ps.這部小說裡,至少「盜賣胸針」的片段,我很確定曾經在其他蓋曼的小說中看過。那時尚是一個可愛的小短篇,未料其前後有了如此精彩的發展。這麼著,讓我很想敲成年的碗--雖然明白,這種隔海喊燒,又不是英文的碗敲了也無用。

2 Comments

小云 says...""
盜賣胸針那段也就是第四章的〈女巫的墓碑〉,
聽說這個章節有所゚外獨立收錄在《魔是魔法的魔》裡面~
是說路那渚T跟我一樣,都會忍不住去想巴弟之後的生活暑x(緊握)
不過我是比較悲觀的那種想像,沒有渚T的這麼歡樂就是了 XD
2009.09.02 10:43 | URL | #- [edit]
lunaj says..."Re"
原來如此,因為我看過《魔是魔法的魔》(附帶一提,這本超好看的)
難怪會有印象~
謝謝小云(抱)
因為巴弟很可愛(羞)
我覺得這本書的基調還蠻歡樂(喂)的,
所以不會有太悲觀的想像(不過轉頭一想,狼人大姐就這樣掛了......orz)
說真的我很期待巴弟變成奇怪的雜貨店老闆(喂)
不過這大概要走史蒂芬˙筋風才有可能(喂喂!)
2009.09.05 03:22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75-7d42abbe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