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頤和園/婁燁

  看了一封信,突然想起這部電影。查了一下好像還沒寫文,就把之前的短感想放上來。

  感謝J,今天去看了頤和園,但出了戲院我們一致覺得無法理解這部片子。對我來說它太蒼白,太多無謂的性愛鏡頭(一套公式:女人或哭泣或掙扎,男人上前緊抱順便被打個兩下,糾結在一起之後從幹架變成上床,然後顫抖的鏡頭,屢試不爽),太長。時代的悲歡離合似乎與他們無關,有關的只有難解的異性吸引。

  回家查才發現頤和園的片名由來是男女主角逛過幾回的那個大公園。但那個公園哪裡重要了?看過電影我仍無法理解。我甚至無法理解女主角本身,無法感覺到她的困惑與掙扎,只覺得這人無病呻吟,紮紮實實的中二病。

  而女主角在泳池裡無水的掙扎,意境上來說應該很美,實際上化成影像後只覺得可笑。拍的好的是另一個女孩子在柏林自殺的鏡頭,鴿子飛起,她微笑的後仰。

  但最有趣的應數片子裡的角色講的都是中文,但我們卻從頭到尾得靠著英文字幕才能瞭解他們說了什麼。半途我好不容易弄懂了主角群的名字,否則只看拼音還真彆扭。

  一樣是六四夜裡的激情,藍宇那一場肉戲讓我難忘至今,頤和園只換來「咦?還有啊,拜託不要算我求你了」的疲憊。但我喜歡這齣戲描寫的一些戀人相處,那些小動作非常真實。

  故事講述一個少女考上了北清大學(這明顯指涉北京大學),在宿舍裡特立獨行引人注目。遇見了另一個女孩、女孩的男友與女孩男友的好友。四人行,兩對情侶,不難理解。但少女本身滿懷著一種憂傷與暴烈,沒人懂得。我大略的知道是哪樣的情緒,但面對影像,難以感動。年少於是開始輕狂。戀愛一樁接著一樁。這時候巨變在夜裡爆發,場景竟有如嘉年華,直到槍桿開始噴出火花,眾人驚慌失措。自由的假象湮滅在無情的鎮壓裡。那夜之後什麼都不一樣了。

  女主角不唸書了。到其他地方開始工作,繼續一段段的戀愛。男主角隨著好友與好友的女友出洋到德國。男主角也自由的發展著他的性生活。整體的氣氛就是什麼幻滅了(但,本來有什麼存在嗎?)席達克覺得這部片的用意在於挑戰禁忌,但沙豬式的拍法讓它失敗也失焦。我也覺得片子的重點是挑戰禁忌,但到頭來不知道他想要挑戰的禁忌到底是哪個面向?歷史?性愛?裸露?至於沙豬,我沒什麼感覺。只覺得片子似乎想要避免這點,所以選擇以女性情慾出發,但卻在旁白中露出了詭異的馬腳:只能透過身體向那些男人證明我的善良。這樣的一句話簡單的摧毀了整齣戲。為什麼需要證明?為什麼只需要向男人證明?

  附帶一提,這部片出現敏感的五加一、五減一事件絕對不超過十分鐘。但就因為這十分鐘而被中共禁演,導演更因為私自送這部片參展而被禁拍五年。我不禁佩服起那樣審查的效率與腦袋。




全裸頤和園:肉身策略 080812/藍祖蔚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68-b4f5888a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