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怪/宮部美幸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平裝 272 頁
版本: 第1版
ISBN: 9866973034
出版社: 木馬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Jul 1, 2006



  收錄九短篇,分別是《殉情》、《影牢》、《布団部屋》、《梅の雨降る》、《安達家的鬼》、《女人的頭》、《時雨鬼》、《灰神楽》、《蜆塚》。因為書不在手邊,所以對各篇名記憶不清,若有人知道正確名稱,請告訴我,謝謝。

  這九篇應該算是怪談型,提出的疑問不一定會有解答。它不像《陰陽師》那般風雅,也不像《巷說百物語》那樣合理,或者像《半七補物帳》那樣涵括了江戶人的生活型態,也不是《青蛙堂怪談》般毫不嚇人。

  我覺得《怪》是很有「宮部美幸味道」的小說。人物的塑造、故事的發展,在在都讓我感到了一股「宮部味」。

  這樣說可能太籠統。那或許這樣說吧,相較於前面所提及的幾位作家,宮部在《怪》中處理人--特別要提出的,是女人--的手法要細膩很多。倒也不是說宮部特意的去做什麼處理,而是在角色言談思想間,就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種設身處地的想法。九篇作品中有許多都是描寫下女、夥計等較下階層的勞動者,而讓這些勞動者幸福的,則是勤奮努力的工作(這一點似乎也是宮部本人的信念。)

  而怪談自然免不了情感的糾扯與鬼怪的介入。〈殉情〉以降,每一篇的鬼都各有特色。〈殉情〉是被拋棄的女傭作祟、《影牢》某種程度上,讓我覺得有點像《半七》,將鬼與事件巧妙的結合在一起,而到頭來,讓人覺得最為厭惡的反而不是鬼。

  〈布團部屋〉的故事,在敘述一家店的主人代代短命而亡,某天,這家的女傭突然在路上流著鼻血身亡。她的妹妹後來頂替姐姐到這家店當女傭,慢慢的發現姐姐死亡的真相。「執念」在這個故事裡有著鮮明而強烈的對比。

  〈安達家的鬼〉是本書裡我最喜歡的故事。女主人翁在嫁到饒有資財的筆店之前,只是個無父無母的女傭。為了主人的恩情與自己的未來,答應了筆店小開的婚事,嫁了過去,順便照顧婆婆。卻從婆婆原本的女傭與婆婆本人那裡聽聞了不尋常的事。她為什麼從沒聞到女傭老是在抱怨的臭味?這篇的結尾我很喜歡,但,看得到鬼真的好嗎?

  〈女人的頭〉也是蠻好看的作品。一個少年,從小就有股力量叫他安靜不要說話,母親死了以後,他蒙地主的好意,也就這樣在地主的家中生活。到了一定的年紀,地主讓他去一家店當學徒,那家店的老闆和老闆娘都對少年很好,不讓他做什麼工作。為什麼他們要這麼照顧少年?又為什麼只有他才看得到房子裡恐怖的女人頭?

  〈時雨鬼〉給我的感覺,像是〈安達家的鬼〉的姐妹篇。人與鬼之間的差別、鬼的忠告、人的徬徨。我喜歡最終那樣懸宕著的結局。她必須自己找到出路。

  〈灰神樂〉整個有點沒頭尾的感覺,而沒頭沒尾的正好就是怪談了。不知道為什麼,也不知道會怎麼樣,只知道暫時沒了事,應該不妨。如此,屋簷下的女人或許和掃晴娘也差不多吧。

  〈蜆塚〉讓人想到〈人魚肉〉、〈白比丘尼〉乃至於吸血鬼的故事。要怎麼去抉擇是要「明哲保身」或是「追根究底」呢?終究是機緣,端看你遇到的事件與遇到的人(或非人)。某方面來說,或許和成者為王敗者為寇有種奇妙的類同。

  慢慢的,我覺得我越來越能夠體會讀這樣的怪談與時代之類的小說的樂趣。它們不一定有個合理的開頭或是結尾,也不一定凡事都有清楚的解釋,更不是每則都會帶有某種道□教訓的意味在。就是些「故事」,感覺起來是很單純的樂趣(撇開結構主義者吧)。那樣一個想像力仍足夠豐富讓妖魔鬼怪與我們擦身而過的時代其實也挺有趣的。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666-04b6e44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