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半七捕物帳.太鼓卷/岡本綺堂

104fu1j3j554w94ej3rm04.jpg


  收錄〈腰帶池〉、〈春天雪融時〉、〈廣重與水獺〉、〈牽牛花宅邸〉、〈貓騷動〉、〈弁天閨女〉等六篇小說。

  〈腰帶池〉蠻有趣的,無論是以原型的怪談來說,或是以岡本編織出的幕後故事來說都是如此。這篇怪談的原型是不可解的現象(為什麼那麼值錢的腰帶會被丟到池塘裡?又沒有人認領?),而小說則意圖為這個怪談提供一些合理的解答。例如實際上這牽涉到了關係重大的事件,或許會替自己惹來禍端....等等。半七最後的解決方式讓人覺得很有人情味。

  〈春天雪融時〉名字雖然有新生的感覺,但實際上卻是糾葛陰鬱的糾紛。和半七提到的〈冷逢春雪解〉真的是只有背景相似而已。〈春〉的題名與內容一搭,有些悲慘的諷刺感。

  〈廣重與水獺〉這又是兩個小故事併在一起。「廣重」的部分是一個小女孩在高高的屋頂上被人發現,她是怎麼爬上去的?解答對我來說有些不可思議。「水獺」的部分,最後實在是忍不住對某人很生氣。

  〈牽牛花宅邸〉這篇我很喜歡。只是最後的結局有點想讓人搖著那個男人的領子問他到底在想什麼?對兩個老婆都這個樣子,就算有報應也應該報在他身上吧!感覺根本就是他的態度有問題。

  我很討厭報應的觀念。首先道□法則就不是一個穩固的概念,總有模糊地帶可供討論。「作祟」這個說法至少不那麼冠冕堂皇的必定將受到災禍的一方直接的判定有道□上的不正當。至於前世後世的輪迴報應更是黏膩的讓人受不了。就算真的有輪迴報應,那也應該先讓人確知有輪迴這回事,就像砍人的後果是入獄這樣的宣示。否則後世沒有前世的記憶,那根本就是另一個人了,報應報到另一個人身上,我不認為那是合理的。

  〈貓騷動〉蠻接近純怪談的。養隻貓很可愛,養到變成貓婆婆就有點可怕了。(抖)

  〈弁天閨女〉我感興趣的其實只有提到「弁天」的部分而已。死亡的真相以今天看來或許有另一種看法。不過還是有些感嘆,如果時間在往後移一點,那樣或許不至於致命啊。

  《太鼓卷》感覺起來每個故事都和戀愛有所牽扯。世界會變,但人與人之間會引發事件的關係似乎永遠不變。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641-c83e83ca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