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闇黑密使/高普、陳浩基

Photobucket

  本書收錄兩篇作品,分別是高普的〈流浪漢的預言〉和陳浩基的〈物理學家的夢魘〉。兩位作者使用同一個設定,架構出不同的作品,這在我看來倒有幾分言情小說套書的感覺(笑)。有趣的部份或許在於作者的位置不同,因而各自撰寫出風味大不相同,卻又彼此牽連的作品。這一點我非常喜歡。

  〈流浪漢的預言〉是一篇結尾相當有力的小說,我很喜歡結局。閱讀的過程大體上也頗為流暢。寫老警察的推諉與豬哥樣很是傳神,中間寫李木森半夜接到電話發脾氣的那段我也很喜歡。故事講述一個偶爾會講出奇怪話語的流浪漢,後來開始跟蹤一名女子的故事。流浪漢是誰?他又為什麼要跟蹤這名女子?是因為女子長得漂亮,或另有他圖?被跟蹤的女性報警,受理這個案件的警官李木森於是牽連了進來。結尾的解謎主要分為兩部份:一部分由流浪漢的自白構成,講述了「結果」,另一部份則是李木森靠著所獲得的資訊拼湊出流浪漢不知道的「原因」,兩者相加,才成就了一個因果完整的解答。

  但這篇小說卻也不是毫無瑕疵。我覺得最大的缺點是在於人物的描寫上,小說中的要角之一、被跟蹤的女性靳淑芬,顯然是所有人物中最為失真的。無論是被描繪為美女、李木森(我對稱呼他為小森會有障礙......XD)看到靳淑芬的表現,作者的語言顯得有些制式與老套,而在寫到靳淑芬自己在講述事情時,被描繪出的場景,則讓我大呼不可思議,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人物存在?

  舉例而言,李木森在追不到跟蹤狂後,對靳淑芬說「我叫李木森,又不叫麥可強森。」,擺出好笑的苦瓜臉。靳淑芬的反應是「噗哧一聲,扭過頭。小森一瞬間好像看到什麼絕美的畫面一般,看得都呆了。」雖然不太好意思,但我還是要說,靳淑芬的反應非常民初、非常瓊瑤,李木森的反應也一樣。這段文字怎麼讀就是有種與現代格格不入的氛圍。

  同樣的情況後來也繼續發生。靳淑芬使計困住流浪漢,找來李木森準備抓人,途中在電梯裡兩人聊起為何靳淑芬這樣做,她大姐在電梯裡「用力一跺地板。」不是我要說,過了中二年紀還會講一件事情講到激動跺地的人不多吧?講事情激動到跺電梯地板的成年人更少吧?而這個場景,怎麼讀怎麼像是才子佳人小說裡女主角一個害羞跺腳跟男主角撒嬌說「哎呀你好討厭!」的感覺啊!靳淑芬、你到底幾歲,不,你到底是哪個時代的人啊?

  接下來,透過李木森與靳淑芬的對話,我終於得知靳淑芬是助教身份。以目前的情況說來,助教的年紀應該都超過23歲,然而,以一名23歲、受過高等教育的女子來說,靳淑芬對於一介警員>李木森不瞭解洞穴探勘者的專業所發的脾氣也未免太超過了。不要說地質系,就連國企系的朋友也常遭到周圍朋友與親戚對於專業上的誤解(買股票問你就對了!)。這樣的情形想必每個系都會遇到(哲學系,啊我知道你會算命!;植病系,喔喔我家的植物快死了要怎麼辦?)每次都要生氣,是嫌細胞太多死不完嗎?而在第48頁,我看到靳淑芬嫌棄李木森口臭時就更加確定她一定是社會化不完全的品種了。我要是李木森,管你長得多漂亮,老子幫你抓人整夜沒睡,嫌老子口臭?我轉身把叫化子訓一頓後放出來,讓你看看誰比較臭!

  這樣一路看下來,靳淑芬這個人物給我太過超現實的感覺。相較起李木森誠懇中帶三分狡猾、楷哥活靈活現的老警察樣貌,甚至於流浪漢的焦急與狂亂,靳淑芬這個人物簡直就不像出自同一作者筆下的角色。她的皮相被描寫的太美麗,她的姿態被描寫的太誇張,而她的反應則被描寫的太不自然。於是其他角色碰到她,有些時候也做出了不自然的舉動。譬如說,被拘留的流浪漢在見到靳淑芬時異常激動,而身為一個男性警察,面對一個兩手都被銬在欄杆上的瘋子,李木森的反應是「逃命也似的衝出偵訊室」?

  太誇張了吧。大哥你是警察耶。是逮到他的警察之一耶。(趁機握住靳淑芬的手倒是很正常。)

  或許可以說,問題在於角色自己的語言與作者敘述的語言間出現了極大的落差。高普在主要故事中使用的敘事手法應該是限制視角的第三人稱,也就是說,讀者讀到的是主角林木森的想法、看法,還有他的所見所聞。一般來說,這兩者(想法與說話)並不會讓讀者感到有落差,因為對話的主體是林木森、感受的主體也是林木森。偏偏,在對話上林木森很現代,在感受與知覺上卻過於瓊瑤,於是兩者之間產生了一條溝,顯現出二重的影子,造成了不協調感。而這樣的不協調感擴散到對靳淑芬的描寫上,使得靳淑芬這個角色不管做什麼感覺都很奇怪。

  至於眾所矚目(?)的「流浪漢地盤」與「板條」問題,前者我覺得因為老乞丐行乞的地方被設定為公園,作者還特地描寫那個公園是「很安靜,華燈初上,經過的遊人還真不多。」於是讀者很自然的會將該公園等同於人少的公園,然後覺得乞丐在該處行乞還有油水可榨真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再怎麼說,選個鬧區或車站,進帳應該會更多,也更有說服力,且對於小說的情節也不會有任何的妨礙。「板條」一部分,我覺得奇怪的地方反倒是為什麼會把機車形容成蔥花,難道李木森騎的車子是□色的嗎....(欸我想應該是斑馬線白白的像板條,所以機車就像蔥花。不過老實說我很難對這樣的譬喻起共鳴,雖然還是會肚子餓,但畢竟□色的底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碗公啊。)

  〈物理學家的夢魘〉在角色的塑造上比較沒有〈流浪漢的預言〉那樣的毛病(話說回來,這篇中女性角色的比重並不大,然後相對來說,角色的同一性較高,可能是因為都是科學家的關係吧。),但我偶爾在一些比較細微的字詞上感受到違和感。例如第133頁的「科學不是證明了他們愚昧嗎?」、138頁的「我理解自己焦躁的原因」,這兩句在語意與句法上都沒什麼問題,只是我總覺得少了虛字,例如「的」與「了」。而141頁「嘴巴不乾不淨,簡直失禮了學者的形象!從不認為你的國家的人民愚蠢,我只是覺得你很愚蠢!」其中「失禮」不知道是不是香港的用法?因為看作者連用了兩次,我想應該是有這樣使用的習慣吧。讓我感到違和的是後一句,印象中,通常在口語裡,主詞不太會在第一句就被省略。這一句與後一句即便都用上「我」當主詞,也不會有累贅的問題,反而會更像口語。

  在角色塑造上,我覺得比較可惜的地方是前面使用了口音作為角色塑造的一環,接下來卻沒有繼續這個設定。

  〈流浪漢的預言〉是站在民間的角度看科學實驗,〈物理學家的夢魘〉則反過來描寫科學團隊的內部矛盾。數封堅持實驗會出錯的信件不斷的被送到執行這個實驗的科學家手上。其中,身為團隊第二把交椅的馬克斯˙摩根博士不僅收到紙本的證明演算,更收到電子郵件的恐嚇。對方署名為遊戲人物戈曼˙弗萊頓,明顯是個化名,但卻對他的一舉一動異常熟悉,馬克斯˙摩根大為緊張,想要找出到底團隊裡哪個人是戈曼˙弗萊頓。

  最後,馬克斯˙摩根終於找到了真相,這名物理學家的夢魘暫時終止,然而讀者的夢魘才正要開始。

  作者引用了物理學的理論,製造出多個平行世界的情況。使用「5」、「5'」與「5"'」分別描述了三個世界的情況。這三個世界中,只有「5'」的世界存在著馬克斯˙摩根此人,而他已死。「5」的世界中,取代馬克斯˙摩根此一角色的,是名為「馬克斯˙戈曼」的人。附帶一提,戈曼即是摩根反過來拼寫出的姓氏。「5"」的世界則使用了一點敘述性詭計,將之與開頭讀者以為是遊戲的場景連接起來,成了首尾呼應的真實的異世界,而非(僅是)小說中馬克斯˙戈曼世界的著名電動遊戲《衰變時空》的場景。在「5"」中,被稱為弗萊頓的角色並非遊戲人物戈曼˙弗萊頓,而是實驗做到後來做出蟲洞的真實世界人物摩根˙弗萊頓。

  呃,簡單的來說就是「5」、「5'」與「5"」分別代表著三個不同的實驗結局。「5」所描述的場景是還沒有做粒子對撞實驗的時空,主角名為馬克斯˙戈曼。就我的感覺,也可看成是先前故事中沒被殺死的馬克斯˙摩根的世界。「5'」所描述的場景則是先前故事中的主角馬克斯˙摩根被他身體中的另外一人殺死了。這個結尾傾向開放式結局,端看讀者是否與前一個故事聯想起來。但有趣是,〈流浪漢的預言〉也是一個開放式結局,兩者都未斬釘截鐵的寫死末日的來臨。「5"」所描述的場景,則是粒子實驗已經做完了,並且失敗了,且不是以地球毀滅的方式失敗,而是打開了異空間的通道,引來了蟲族,所造成的世界毀滅。在世界裡,主角名為摩根˙弗萊頓。這個段落,除了當作獨立的平行世界來看外,與「5」可被視為本篇的另一種結局般有著另一種解釋的可能:「5"」也可被視為接續「5」這個片段的可能未來。而這一切都呼應到了本篇裡提到的「平行世界論」。

  「5"」更巧妙的地方是,它一開始是會被讀者理解為電玩場面描述,而非真實事件的發生。

  這樣一大串下來,儘管佩服於作者精巧的架構,卻也被一連串西洋名字的排列組合給搞得昏頭轉向,坦白說,第一次讀這篇小說時我正在暑訓途中,一邊看就一邊睡了過去,完全無法理解最後這一長串片段的因果關係。而即便是第二次讀,最後我也還是必須將所有名字都寫下來前後比對。這對讀一篇小說而言實在太複雜了。我覺得「5」與「5'」的主角都叫做馬克斯˙摩根也未嘗不可,或者甚至本篇、「5」、「5'」、「5"」的主角掺在一起叫做馬克斯˙摩根˙弗萊頓也可以啊!只要說明他們每個人習慣使用的名字不同(有人省略摩根,有人省略弗萊頓,有人省略馬克斯),同樣可以達到玩弄名稱的效果。〈物〉的複雜結局,就某方面來說,對於讀者的干擾甚於本篇中那一堆物理知識。

  本書另外有一篇番外漫畫,〈黑洞逆襲之KO完全娛樂版〉,我很喜歡,非常有趣的結合了兩個故事(唔,或者也可以說只惡搞了其中一個故事)。另外寵物兄與兩位作者對談的附錄也很不錯,從合作的機緣、創作的手法一路談到豆知識,蠻精彩的。

  最後,我想本書最大的謎團就是書名跟書背的介紹了吧。根據小道消息,書名有改過,我得說我比較喜歡原來的書名。說起來,密使到底是誰啊?封面這位大哥又為何要隨身攜帶板手呢?(呃,我純粹覺得有趣而已。)最後還是要抱怨一下,這一點也都不奇幻啊啊啊!鑑於它迷離的身世,我決定放在小說欄就好,不要給自己找麻煩(爆)。

貼個惡搞圖,基哥惡搞版
Photobucket

3 Comments

coccus says...""
等等、那張圖是我從高普的部落格偷來的
原作還是陳浩基!!
我只是偷偷轉貼了 (慌亂的亂鐘□
2009.08.06 16:33 | URL | #- [edit]
simonc says...""
感謝路那這一篇詳盡的評論!有一兩點補充一下~
「失禮」一詞看來是我的慣用語(汗),至於省略了「的」和「了」這些虛字,大概是因為我之前用得太兇,被友人勸告後又省過頭了,我要好好反省一下。而那個「從不認為……」,別懷疑這是什麼香港式的省略主語的新文體,我只是手民之誤少打了一個「我」字而已(苦笑)。想不到校對了這麼多次,還是看漏了暑x!
關於人名的調換原因,即管公開說一下所諱i路那処ン這麼用心分析故事,我不說一下便太吝嗇了)。標楷體的三個章節(即是包含5"的結局)是因為一些特別原因後加的(甚至在後記完成後才加的),本來的故事只有5和5'兩個平行結局,人名的轉變是用作顯出稱為「戈曼」的平行世界意識成功脫離了摩根,真正開創出屬於「戈曼」的世界。摩根開槍後,本來的意識是否死了,死後上天堂還是下地獄看見上帝還是閻王抑或去了投胎本來沒打算交代,不過追加了5",便明確地說明他墮進了所゚一個平行宇宙。人名的置換是為了整理出角色(意識)的分藷凵C亦為了製造出多元宇宙的怪異性(我猜讀者會不滿說:「為什麼摩根進入了平行宇宙連名字也改變了暑x?他不會覺得奇怪的暑怐H」但事實上,我們對過去的認知只在於我們的記憶,再來的疑問便是「什麼是意識」了)。
可可>
原來改圖的是処ン~~(吹口哨裝無辜中)(- 3-)~
2009.08.06 20:54 | URL | #Cv2s2L.A [edit]
lunaj says...""
>可可
囧)
我等下改。
>基哥
其實我這篇這比較偏向瑣碎的看法啦XD
因為從文章裡可以看得出來很多港式用語,
所以碰到「失禮」還有一些不習慣的用法的時候就誤以為了,不好意思誤判了(囧)。
虛字的使用真的是很麻煩的事情,有時用多了覺得累贅,用少了又覺得少了什麼,而且每個人的感覺不同(爆)
人名的問題,剛開始是跟可可討論的,討論了一陣子不明白所以後來又重看了。
基哥這樣一講,頭尾都變得很清楚,感恩~
而且連我的疑問都先一步講出來了(爆,自己找椅子坐下)
不過這樣一來,刁難的讀者(不好意思啦,我來找碴的XD)就會問:我們的認知的確來自於意識與記憶,不過就算是這樣,這幾個名字又是怎麼挑出來的。
(這其實是沒事找事問,因為最後就又歸結到「人名的置換是為了整理出角色(意識)的分歧」的這個目的。XD)
2009.08.09 05:40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63-9603547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