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煙、土或是食物/舞城王太郎

u0wj3cji4g4g6j4.jpg


  在初聞梅菲斯特獎時,這個作家的書名曾經讓我好奇到無以復加,熱切的想知道他到底寫了些什麼。在中文版《浮文字》第一集中我遇到了舞城王太郎,被那樣喋喋不休的嘈雜聲吵的腦袋痛,差點想拿鑽子把他的頭給真正鑿出一個洞來。

  在經歷那般的轟炸後,到現在我還是不了解為什麼會拿起《煙、土或是食物》--雖然遲疑了很久。但這回,舞城顯然收斂多了(聽說是第一本小說,那我該說青澀多了嗎?)字句仍是長如公主的頭髮,而交織的暴力與所謂原本的童話也不相上下。赤裸而鮮明。不加修飾的性與暴力在書中是例行公式,而在靈魂與自我之間所使用的修辭卻又讓人感到一種微小的詩意。這樣的平衡讓我不至於無法忍受那麼多莫名奇妙的血跡與嘈雜的環境--我特別無法忍受愛吵架或是囉唆的角色,因為看書時會讓她們在我的腦袋裡自由的發言,結果就是我會暴怒。經典的人物是丁天使的媽媽,啊,去死吧,讓我那樣憤怒那樣無法掙脫的語言。

  故事很單純,就是「醫術高超的急診外科醫生奈津川四郎收到噩耗。母親竟然成了連續毆打並活埋主婦事件的受害者?來、來、來,報仇雪恨就交給我了你這狗娘養的!回到故鄉的奈津川四郎將有一段充滿血與暴力復仇劇在等著他。」(摘自博客來)推理的部份,基本上因為太吵了,所以就都交給四郎去做,我則負責將這些過程看過去。名偵探、村上春樹、錢□勒、瑞蒙卡佛與韓氏兄弟的結合看起來似乎怪異,但卻和我的閱讀經驗那麼緊密的扣合在一起。世代特徵嗎?這是。

  我看的很快。因為書裡的步調也很快。結尾像是少年漫畫結局裡總是會出現的體悟。或者說是老生常談吧。可我常常在想,會變成老生常談的東西,正是因為她們恆常的處於一個近乎真理(或者說,人人遲早會體驗到的)狀態吧。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627-e62dd61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