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新宿鮫/大澤在昌

  先前一直對《新宿鮫》有著下意識的排斥,所以遲遲沒有對這本書伸出魔爪。昨天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了,竟拋下對它的偏見,借了回家。然後一看就無法自拔,甚至懷疑起先前那一大股的偏見是打哪來的?

  首先,千萬不要相信新宿鮫代表著的是個凶狠的男人。那樣的字眼總讓我聯想到殘酷、無情,這兩個詞擺在一起,偶爾產出的化學反應就是卑劣。卑劣與暴力構成了我對這本小說的想像,也使得我不願意進一步的去閱讀它。

  但其實《新宿鮫》不是那個樣子的。鮫島承襲了冷硬派偵探一貫的堅毅、嘴皮與溫柔,而大澤描寫他的手法,則讓我感到一種浪漫譚式的風格。小說後半安排出現的警察迷,我覺得即是作為一種襯托與視點,是讓鮫島英雄化的一種嘗試吧。

  裡面這種英雄化的角色除了鮫島外,最明顯的就是課長桃井了。這種滄桑的歐吉爆氣的時刻顯得特別帥氣。不過就像打工偵探可能會走向鮫島的道路一樣,鮫島感覺起來也有很大的機率走向桃井的道路,這樣說來,大澤其實可以再寫一本「我是如何成為冷硬派警探的」,詳實的記敘(?)冷硬派偵探從破蛋到成熟的過程。

  說的那麼多,其實還沒講到重點,就是如果我知道開頭寫成這樣早就借回來看了(爆),真是一整個萌啊!(喂!)沒想到看到後來還有更勁爆的情節,大澤真是好樣的。雖然看過的小說裡同性戀的角色不在少數,但我還沒看過以這種角度去描寫故事的。話說鮫島切到色誘模式時,我整個是心花大朵開。

  鮫島的女友晶也是很棒的角色,我好喜歡她。但一開始讀時,腦袋裡的青木晶的形象卻老是冒出《輝夜姬》裡的岡田晶。偏偏青木晶的設定是巨乳,這實在讓我的腦袋有種過於混亂而無法承受的感覺........。

  這篇文擱在後台很久,大半時間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去描述閱讀《新宿鮫》時那麼美好的經驗(這,當然與事前的錯誤期待很有關係)。到現在我依舊描述不了,並且遲遲的害怕打開《屍蘭》。一則因為中間缺了《毒猿》,一則是萬一沒那麼好看,或是一樣好看、但看完就沒有了該怎麼辦?




本書為第44回日本推理作家協会賞長篇賞,第12回吉川英治文学新人賞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61-f1974a2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