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第二死罪/勞倫斯˙山□斯

2u4-4n3yjo4.jpg


  開頭,狄雷尼就有了巨大的變化。儘管對於讀者來說,中文版的出版日期間隔不到一年,但書裡的流逝變化卻是那樣的快速,剎那之間我簡直開始懷疑起之前看《第一死罪》時的記憶了。狄先生的家仍在警局隔壁,不同的是同住的人從第一任妻子換成了第二任妻子(是嗎?),還多了兩個繼女。當然,最大的不同,則是狄雷尼從警局退休。

  開頭,便是他退休生涯的概述。我離退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卻也知道,那種一下子離開了自己熟悉的環境與工作的失落。狄雷尼的同事先前仍會殷勤垂詢他的意見,末了經由時光的變遷,這樣的詢問也越來越少,終至絕跡....狄雷尼的妻子偶爾甚至會叫他出去走走,別待在屋子裡讓她有點煩。感情好歸好,總是膩在一起,也是會膩的。

  然後當然,案子找上門來了。由於警局人手不足,但又受到壓力,因而不得不找尋半體制外的援手。現任組長(局長?)登門,丟給狄雷尼一個案子、一個酒鬼小隊長,而後,好戲便登場了。

  這本書的精采,我覺得有兩個方面。其一是狄雷尼與小隊長的互動。也就是警察之間的互動。從來在小說上看過不曉得多少遍那種「當年誰誰和我搭檔,他是個老滑頭,不過人不壞,然後有一次....」的話當年學教訓的故事。只是這次的活動的時間更長,傳承的關係也更多。在狄雷尼面前,小隊長像是隻菜到不行的菜鳥,而在小隊長面前呢,巡警才是那隻菜鳥。這樣的關係呈現蠻有趣的。還有小隊長的表現,整個是像開始戒酒又沒那麼意志堅定的史卡□。而我很喜歡狄雷尼對於警察的看法。我的想法某部分和他是類似的。總有□臉,才會有白臉的出現。

  其二是故事之中的糾葛與人性的表現。麥蘭這個畫家展現出來的個人特質很有意思。他喜怒無常、性好漁色,除了他的繪畫天才,看起來簡直是一無可取。但,真的是這樣嗎?看完了整本書,我覺得,對於麥蘭與他的死的想法轉折,是照出自己思維很好的鏡子。面對這面鏡子,可以問問自己,到底生命的價值是什麼?在這裡,可以看見一個「人」的複雜。一個人會擁有眾多的面相,但不是每個人都會知道其他人所有的面相。面對如月的他人,我們是地球,多半時間,總也是見到相同的一面。

  對於麥蘭畫作價值的討論也很有意思。

  看完之後,就可以了解貫穿故事的主軸是「貪婪」兩字。只是要這樣說是說不完的,故事中人個個都貪。貪是人性或是生存所需?那結其實已經糾纏不清。而最終你還是得抱著對未來(貪婪)的期望而生活下去。

  畢竟,什麼是應得,什麼又是不應得,有誰說的清嗎?




  然後對於唐先生的導讀,有些意見。像導讀中提及《東方快車謀殺案》的謎底,我覺得不太好。畢竟現在隱然有某種共識,也就是不要爆雷。雖然這是本名作,不過還是會有沒看過的人吧。第二是漢娜˙□蘭,如果是我知道的那個政治哲學家,那大家通用的譯名應該是漢娜˙鄂蘭。第三是臉譜網站推理星空上,唐先生的第二死罪導讀後面有排版錯誤,重複的多了幾段出來。




《第一死罪》讀後

3 Comments

冬陽 says...""
會盡快更正網站上的資料
2006.05.13 23:23 | URL | #- [edit]
曲辰 says...""
如果是漢娜‧鄂蘭的話,大概是別人幫唐諾打字時打錯的,因為他是知道那女生叫鄂蘭而非□蘭的~
2006.05.14 15:37 | URL | #- [edit]
lunaj says...""
嗯嗯,這兩個字如果用手寫,還蠻容易搞混的~
2006.05.15 17:08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608-fd07315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