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oz的迷宮/柄刀一

  《OZ的迷宮》屬短篇連作集。本書的主要亮點應在於偵探此一角色的遞嬗。至於九篇小說中,前幾篇如阿森所說的「雖然是新作家、現代的故事,卻讓人覺得回到起碼二十年前。」故事本身並不無趣,但處理的手法讓原本就普通的食材顯得更加乾澀。由於是短篇,因而在描寫上勢必得有所限制,但由於情節頗為曲折(但又沒有曲折到不可思議),使得故事本身有些不上不下的尷尬感。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第四個短篇〈在畫中溺斃的男人〉才結束。


  〈在畫中溺斃的男人〉、〈黃色的路〉與〈半人馬神殺人〉這三個短篇是全書最令人驚喜的三篇作品。〈黃色的路〉是一篇非常溫馨的作品,連帶的我也喜歡起這個偵探。〈畫〉與〈人馬〉提出的謎題相當的吸引人,頗有島田的風格,而〈人馬〉的結局雖然不無取巧之嫌,但仍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接下來是對於《OZ》一些讓我有著微妙感觸的地方。當我在第一篇〈密室的箭〉中,看到偵探鷲羽恭一的發言:『「我不會留下指紋,」鷲羽頭也不回的說。雖然他口齒不清,但表達的內容卻很明確,「這裡的地毯也不會留下腳印,如果警方因為我稍微走動就影響他們辦案,我看他們的破案能力也不值得期待。」』時,一整個CSI魂上身,腦筋斷線的差點忍不住在旁邊寫上微物證據!這四個大字。該怎麼說呢,相反地也更能理解孤島到底對名偵探有多重要了。沒有孤島或不是警方的好捧油,就沒有名偵探,您說是吧。

  另一個讓我覺得很微妙的所在是〈美羽的腳印〉。這一篇說溫馨也很溫馨,說虎爛也很虎爛,遊走在微妙的邊界上:身為推理小說的愛讀者,我對這個兼具了創意和詩意(呃)的謎底感到佩服,但身為一個普通人,只能說,美羽你還是保留這個答案不要公開好不好?我要是美羽的朋友,在聽到這樣的解釋,不說她是個超級騙人精,那才是件怪事呢。

  最後是對於日本作家的怨念。到目前為止,讀過的幾個日本小說家將背景搬到歐美的作品,看一次就痛苦的扭動了一回。其中的佼佼者如生垣真太郎,從頭到尾裡面的人都是歐美人種、背景也是設在美國,但怎麼讀都覺得那些歐美人都只是外殼,其實裡面都躲著日本人吧不要騙我。

  柄刀一也不例外。當我看到「安達慕」時先囧了一下(老實說我覺得用Moony或是相關的字都還比較有可能,不過我也不是專精者,只是感覺)。在看到〈稻草密室〉裡,偵探和某人談話時,某人讓冰紅茶沾濕了偵探的褲子,之後,某人居然「跪了下來,小心地擦拭」偵探褲子上的污漬。這、這也太超過了吧!就我的感覺,丟條紙巾、問他要不要換件褲子,或者出洗衣費比較像是美國人會做的事情,但是跪下來擦褲子?某人你是暗戀偵探吧?是吧!

  在這樣的時刻,就分外的能體會到風格。無論這個風格是作者本身的國籍,或是翻譯者長期的語文訓練所致。就是讀的出來不一樣。

  若問我全書最喜歡哪一個段落,我覺得應該是後記吧。這個後記非常巧妙的使這本短篇集變成了短篇連作集,更了不起的點出小說虛構的本質,卻又因為撰寫後記者的特殊身份,而使得其之「坦白虛構」一事並非拆毀了整本書的基礎,反倒是更加的鞏固了這一本書的「真實」。這一著的確相當巧妙。但這是否巧妙到讓人願意忽視先前幾個短篇的平淡印象,就是見仁見智的事情了。

  最後是關於試讀與推薦的一些想法。本來是這麼打算的啦。不過想來想去總覺得九爺已經說得很清楚、講的很明白了。再多說也只是廢話而已。就、從其本心吧。


 

185相關連結:

只貼這兩篇的原因,是因為寵物兄跟小云都超級勤勞的找了大家的文章貼在上面,非常方便。懶鬼如我者就不多貼了XD

不是短篇集,是短篇「連作」,是長篇。柄刀一《OZ的迷宮》/寵物先生

它夠特別──《OZ的迷宮》/小云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57-02ae28a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