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動機/橫山秀夫

2j4ruc6g0vu.4zj.jpg


  本書收錄四篇故事。分別是〈動機〉、〈逆轉之夏〉、〈情報來源〉和〈密室之人〉等。我喜歡的程度大約也就是按著這樣排下來。

  〈動機〉感覺起來,會讓我想到橫山的另一本書《影子的季節》。一樣是警察內部發生的事件,一樣是「內部調查」。而查案的人依然很特殊--他有他查案的「動機」。

  相對的,犯人自然也有做案的動機。由此,有點再次體認到桃花源也只能生存在溯溪而上的夢境之中。因為,人總是會有各式各樣的動機去做各式各樣的事。而這些事之中,必然有某些會劇烈的影響到一個人,甚至他的家庭。影響有好有壞。而有一個壞的影響就足夠引起接下來的連鎖反應。

  而「動機」、「行為」與「結果」之間的三角關係,也是一個漫長的角力話題。如果有個人出於良善的動機(想要救人),進行了錯誤的行為(錯誤急救),導致了好(誤打誤撞救到了)/壞(沒救到)的結果。這時,又要如何判斷他的行為是好是壞?出於卑劣的動機,進行錯誤的行為,卻意外的有好結果呢?可供這樣排列組合的可能性不多,但足夠讓人無法為此立下一個判準。這是我上倫理學時學到的第一課。

罪有應得,然後呢?

  〈逆轉之夏〉是四篇之中最長的一篇,其中的迂迴也相當有趣。橫山用另一種手法描寫了更生犯的困難,也讓我想到《十三級階梯》。他們都著眼於「犯案後」,因而那種私怨與公報之間的落差也就更加的突顯。受害者家屬看到犯人出獄的那種不甘,犯人出獄後因犯行而受到的歧視、壓迫,就像拔河繩索的兩端在拉扯。

  對於「罪與罰」之間的爭議,一向讓我覺得很困難。困難的地方在於,要用同一套制式化的標準去對待犯了同樣錯的人,但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人」不一樣。俗話說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透過小說,可以了解一個角色的內心歷程,但是面對一個活生生的人,誰又有把握說「他已經悔改了」或是「他死不悔改,一點都不後悔」呢?

先是人?先是女人?

  第三篇是〈情報來源〉。之前看了橫山的幾本書,覺得他的「一筆入魂」也精準的刻劃了女性議題。無論是之前《影子的季節》集中的〈黑色線條〉,又或是以女警為主角的〈顏〉,再再都令人覺得如此。而這篇〈情報來源〉又更進了一步,去問到底這些歧視是真的,或者是因為主角已經心有成見,以至於看起來就像是如此?

  感覺上,這隱約的和「先是人」還是「先是女人」的爭論有些相關。身為女性,這兩種說法都有相同吸引力,不過可惜的是,她們彼此之間的立論基礎幾乎是站在兩個端點。追根究底,這和幾千年來的父權社會歷史不無關係,但這是成因。如何改變這個現狀,是更讓人感到迷惑的話題。


  最後一篇〈密室之人〉,要看到最後,才能明瞭為什麼取這個名字。


  我越來越愛橫山秀夫了。他的故事精彩,轉折精采,選擇敘事的主角也常讓人意想不到,從而能藉著不一樣的眼光,去思考一些平常不常想到的事情。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546-3b53de0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