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查令十字路84號/海蓮˙漢芙

2018740372347b.jpg


  到圖書館唸書,就算已經挑了附近最舊的圖書館、就算自習室和藏書室分隔兩樓,還是忍不住會□晃到書架旁探頭探腦的。畢竟,就算是再怎麼舊的架子,也還是會有沒看過的書款款的招著手,像是媚惑的海妖。

  就這樣,在唸的煩了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去翻了一本書。站在架子旁看著看著,最後還是乾脆借下來看了。出乎我意料的好看。

  書中那種奠基於共同愛好、以書信往來、互相餽贈而成立的交情,一邊讀著,一邊會有種暖暖的感覺,讓人心生。

  我喜歡逛二手書店,也喜歡買二手書。起源是為了省錢,現在卻漸漸轉變為一種習慣。在造訪二手書店時,那種新舊並陳的樂趣令人難以忘懷。有些書,會以令人訝異的速度直奔架子(那時,它們的兄弟還躺在新書平台上咧);有些書,會有「在燈火闌珊處」尋獲的快樂;還有些書,是在看到時要極力壓抑想要尖叫的衝動。看了標價,還會想要擁抱老闆。而有些時候,只是心血來潮的想買些東西,這些時候,又有什麼會比買一本書來的適合?

  說也奇怪。到圖書館裡就會想放屁,但是到書店,雖然會眼花撩亂,但感到更多的卻是沉靜的氣息。而每到一家新的舊書店,看到在其他家也看過的書,就會感到一股親切感,像是看到老朋友。而若是看到喜歡的作家作品陳列在架上,儘管自己已經有了(甚至可能不只一本),還是會有種衝動想要把它帶回家。凡此種種,也許是為什麼越來越習慣沒事去走走的原因吧。

  因此,對於海蓮,與其說我感到羨慕這樣的友誼,不如說我遺憾她始終沒有去「她的書店」看看逛逛。逛書店,和郵購有著一種細微的差別。或許是在於空間,無法讓那個空間包圍住自己;或許是在於時間,無法體會到自己一眼看到,或是從老闆手中/口中道出情報的那一剎那。

  尋書對我來說,的確就像是尋寶。

  另外我不很同意唐諾的序中所說的這段話「相對來說,我們在台灣所謂的「逛書店」,便很難不是只讓自我感覺良好的溢美之辭。一方面,進單一一家書店比較接近純商業行為的「購買」,而不是帶著本雅明式遊手好□意味的「逛」,一本書你在這家買不到,大概另一家也就休想;另一方面,「逛」,應該是不完全預設標的物的,你期待且預留著驚喜、發現、不期而遇的空間,但台灣既沒二手書店,一般書店的書籍進退作業又積極,兩三個月前出版的書,很可能和兩三千年前的出土文物一樣不好找。」這樣一段話。最讓我驚訝的,大概就是「台灣既沒二手書店」的這句話。嗯,或許我那些買回來的書放久了都會變成葉子吧。

  台灣當然有二手書店。而且以我淺薄的了解,裡面的能人也不少啊。(不過我太閉俗,都是衝進來逛、結帳又跑走這一型的,不敢跟老闆攀談。)

  還有些想法。不過咕到一篇文章簡要的把剩下的想法都講完了:誠徵老闆──《查令十字路八十四號》/沙浮阿貓

2 Comments

小官 says...""
我好愛這本書啊!
愛到都不知道怎麼寫心得...
2006.01.15 15:22 | URL | #- [edit]
lunaj says...""
我碰到村上的書也會有這種傾向出現XD
2006.01.16 20:33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521-21173f0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