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在瞎子的王國裏:鴉/麻耶雄嵩

Photobucket
版本:試讀

  《鴉》的開場,便是一場驚天動地的敘述--宛若惡靈古堡三沙漠旅店場面的重現,一隻隻瘋狂的烏鴉從天而降,見人便啄......名為珂允的男子於是失去了意志......一陣子。

  醒來後的珂允已經被安置在村莊中的千本家,並藉由千本家所提供的保護,慢慢的了解埜戶這個與世隔絕的村莊--關於其政教合一的制度、禁忌,與「神:大鏡」的存在。

  而珂允本身亦是懷著秘密而來:他確信弟弟襾鈴曾經在此駐留,而當弟弟死去後,他為了尋求「弟弟死去的真相」而尋找到此。珂允與埜戶的相遇,會為這個村莊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呢?

  閱讀《鴉》時,不時會感受到一些些細小的違和感。那些違和感並不惱人,僅僅像是一閃而過的靈光,像一撮不時落下的頭髮、一隻不時近身嗡嗡鳴叫的蚊子......但下一秒,靈光消失了、頭髮撥回了,而蚊子消失了,於是又回復到一種山雨欲來前的寧靜時光。

  線索就在那樣不經意的停頓之中一一被安排妥當,待讀者跋涉到終局,回過頭來看著那些足跡,或恍然大悟或不甘心的呢喃著「我就覺得這地方哪裡怪怪的」。

  故事本身倒像是一股緩慢但堅決的水流。珂允的到來,帶領我們認識了這個烏托邦,然而隨著認識,烏托邦本身必然慢慢的崩潰。只是,這個崩潰的過程,在麻耶雄嵩寫來,給我的感覺卻是近乎命定的某種平靜,一如當珂允聽到院子中傳來的細微哭聲,原本應令我覺得毛骨悚然,但卻反而毫無所感一般。《鴉》的世界,是一個異常寂靜、異常無聲的世界。

  麻耶安排了珂允與襾鈴(該隱與亞伯)作為小說中主要角色的姓名(讓我喃喃自語一番:我就說嘛,有父母會給小孩取這種名字的?),已有強烈的宗教色彩蘊含於其中。而他們所到的,又是一個以「大鏡」人神之名,行使政教合一的村莊,這其間的宗教色彩,與隨之而來的教義詮釋便成為令人期待的大菜。政教制度往往又能以民俗觀點詮釋,於是乎在小說之外,村落自成一個引人入勝的謎團:這個村子是如何運作的?村民為何情願待在這?現人神又真有神力嗎?

  而當殺人事件發生,將珂允的謎團與村子的謎團慢慢連結起來時,《鴉》就有了血肉骨幹。加上了特殊的詭計,《鴉》就出現了雙翼。最後,以反烏托邦的形式,讓這本小說一邊發出粗啞的叫聲與銳利的眼,終於飛上了天空。
  
  讀完《鴉》之後,一直繞在我腦海中的反倒是關於樂園、關於神這件事。「現代」若始於除魅,那麼顯然工程仍在進行中--古人建造關於樂園的想像,而我們非但推翻關於樂園的想像,更進一步的貶低樂園的形象。關於神的想像亦然。只要看看古代宗教的盛況,乃至於今日對新興宗教的政治正確態度便一目了然--我們甚至已早早開始對於科學的除魅......卻遺忘了那個永遠無法撲殺的、產生鬼影的人心。

4 Comments

顏九笙 says...""
鴉的封面好漂亮……好想鐘p快看到暑潤B
2007.12.24 13:44 | URL | #- [edit]
lunaj says...""
>九爺:
這本好像已經出了,印象中在誠品有看到(現在看,才覺得那塊木頭很像烏鴉)......不過依照九爺忙碌的程度,我猜大概還要很久才能看到你的讀後.....:p
2007.12.25 01:54 | URL | #- [edit]
顏九笙 says...""
看完了,好好看暑潤I!!!
而且覺得好像很適合變成漫畫或者影像化。
2007.12.28 09:05 | URL | #- [edit]
lunaj says...""
我也覺得好看,麻耶雄嵩或許會變成我出乎意料之外喜歡的作者......XD
我想看影像化之後的《鴉》,總覺得可以拍出參雜了□溝式的詭異與《吊橋上的秘密》般的壓抑感,加上題材又是我最愛的封閉,應該會很好看吧(一整個妄想發作中XDDD)
2007.12.29 23:39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502-3191a3c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