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亂紅飛過鞦韆去:庭院森森/瓦西沙沙那坦(Wisit Sasanatieng)

導演:瓦西沙沙那坦(Wisit Sasanatieng)
國別:泰
年份:2006
片長:97min
規格:35mm
參展/得獎紀錄: 2007曼谷電影節



  我不常看鬼片的。不知道發了什麼瘋竟也劃了位,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待在電影院的椅子上,冷氣吹來,像是陣陣陰森的寒風。

  其實並不恐怖。左右不過是些突然冒出來的管家、淡入淡出的鬼影,與刻意至極的音效--坦白說,有些場面我本來會被嚇到的,如果不是那個音效讓我差點想笑出來的話。

  我想,對於那種突然出現的東西我是最沒辦法抵抗的。像是從鏡頭左下角鑽出之類的動作,一向都能打中我的「恐點」(?)

  故事其實簡單:一名懷孕的少婦尋夫,尋到了某間大宅院,因再也走不動而停了下來,在陰森女管家的允准之下,與女傭一同住在給傭人住的房子中。人總是好奇的。漸漸的,從女傭那,孕婦聽聞了這個宅院的種種怪事:吸血鬼、阿惡婆婆、美麗的夫人與失蹤的先生、半夜挖土的男人,也見到了女傭所見不到的小女孩......隨著時間的過去,孕婦準備迎接孩子的出生。而就在這樣的時刻,她也見到了傳說中美麗但行為怪異的夫人......隨著婦人一次次的探險、追索,庭院逐漸變得越加陰森,而真相,則隱藏在婦人所遺忘的記憶之中......

  坦白說,《庭院森森》所使用的手法已經稱不上新鮮,然而導演拍攝的色調仍有可觀之處:那樣冷調卻又顯得溼熱的黃,襯著滿園過盛的植物與過於鮮艷的花朵,的確展現出了庭院之森。然而,我真正的驚悚,卻是從看完片子,回家要寫感想,想到歐陽修的詞才開始的。

  歐陽修的某一首〈蝶戀花〉是這樣寫的: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
雨□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這首詞,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至於為什麼說它恐怖呢?因為這首詞相當符合《庭院森森》的故事情節:
以下會爆雷,不想看者請離開)←不過老實說,這種片子再怎樣爆也就是那樣了嘛。








庭院深深深幾許。→形容這個庭院的無邊無際
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植物繁茂,而「夫人」居住的地方的確是「簾幕無重數」
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一樣形容庭院之「深」與「森」
雨□風狂三月暮。→異象出現時:可用來指少婦之丈夫離家,亦可指尋夫過程中出現異象
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少婦無法力挽狂瀾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最後的結局,少婦發現她已然上吊自殺。


啊啊啊啊啊啊這瞬間我突然覺得好毛啊!(毛男不是還在當兵嗎 囧)
雞皮疙瘩都站起來了啊!(全國人民~請起立 囧)
天殺的都是片名害得啊啊啊啊啊!
以上,得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思考結論:

有沒有人要用這個來寫推理小說的?

好讓人毛骨悚然啊~好讓人念念不忘啊~

以下這種設定如何?
「唐宋八大家其實都是衰人,不管到哪裡哪裡都會死人(很多人都被貶來貶去,好像也挺適合的),所以才三不五時會蹦出佳作,紀念一下事件的相關人物」(被毆飛)

像是蘇軾的〈洞仙歌〉
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被冰凍的死人,自然「清涼無汗」(囧)
水殿風來暗香滿。→奇怪的香味飄散在四周
繡帘開,一點明月窺人;人未寢,倚枕釵□鬢亂。→被發現的時候死在床上

(以下懶得掰)
起來攜素手,庭戶無聲,時見疏星度河漢。
試問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繩低轉。
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換。

啊啊,好想看喔,好想看喔(打滾)。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479-5b763ad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