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一個破繭而出的嘗試:昆蟲偵探/鳥飼否宇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初聞《昆蟲偵探》這本書,印象中是寵物兄在社課中曾經有過簡短介紹。我天生對奇形怪狀的設定無法抵抗(雖然這種類型的佳作真的不多),沒想到隨後就聽聞中文版即將出版的消息。又承蒙寵物兄出借,於是終於得以一窺其真貌。

  總的來說,《昆蟲偵探》與其說是推理小說,倒不如說更像是諧仿小說。依循著推理小說既有的各色成規,卻又以「昆蟲界特有的邏輯」為盾牌,一一的將之打破,從各短篇的題名,便可窺知其遊戲/諧仿的意圖躍然紙上。而以「人變成的蟑螂」作為助手,使得「昆蟲與人」的關聯順理成章的被提出(因而不可避免的討論到「人類」在生態系中間的地位。)

  《昆蟲偵探》中共收錄了六短篇,分別是〈蝴蝶殺蛾事件〉、〈哲學蟲的密室〉、〈晝之蟬〉、〈吸血之池〉、〈活蟲之死〉、〈蜂的悲劇〉。對應到的原有書名,則分別是□溝正史的《蝴蝶殺人事件》、笠井潔《哲學家的密室》、北村□的《夜之蟬》、山口雅也的《活屍之死》、法月綸太郎《一的悲劇》。某種程度上,鳥飼也對上述作品做出了某種程度的模仿,無論是「屍體消失」的詭計、三重密室等等,這應該算是推理迷作者最喜歡玩的把戲中間,層次最高的一種吧。但這樣的諧擬雖然可視為致敬的作品,某種程度上卻也解構了原作的(嚴肅)意義。

  在讀《昆蟲偵探》時,感覺的到作者一直試圖要消除「人類」的觀點,以「昆蟲」的觀點取而代之。然而遺憾的是,鳥飼同時卻也採用了(目前)只有在「人類社會、人類結構」下才得以見到的社會組織,也就是偵探、警察等等職務--說得更明白一點,就連「女王蟻」這樣的名稱也都是人類的自作多情。因而,雖然鳥飼不停的在小說中宣稱

昆蟲並不會向人類般猜疑或煩惱,只是遵循非常簡單的行為規範來生活而已,並歌頌被賦予的生命。人類還真是充滿束縛的生物啊。



但到後來,仍不免出現了

「我也要跟你道謝。謝謝你救了我,真的,非常帥呢。」
我抬起頭來。(馬賽克),我捨命保護的(馬賽克)正站在那裡。



這樣的場面,乃至於「委託蟲」本身的存在,便是「猜疑或煩惱」之下的產物--非出於猜疑,不會想尋求解答,非出於煩惱,不會想明白根源。於是乎,鳥飼雖然極力的想營造一個「非人」的世界,然而卻終究受困於其中,無法自拔,而乃有所謂「故事之神」的出現。在這裡的「故事之神」,雖可說帶有某種後設的意圖,更大的作用卻在於「補救故事中根本性的漏洞」。於是乎,在小說中我們便可以找到這樣的句子:

「為什麼」是不能問的問題。這是故事之神的安排,不容他人置喙。



雖說如此,但因為舞台是昆蟲界,所以適用的也是昆蟲界的邏輯。



在「故事之神」與「昆蟲世界邏輯」的雙重夾擊下,讀者只能乖順的接受小說中的各式矛盾--雖說,鳥飼並非對此毫無意識。我認為〈蜂的悲劇〉即是其意圖以上述的缺失作為翻轉的資本,希望那樣的故事足以顛覆先前設定的某種補救。

  因而,《昆蟲偵探》對我來說,毋寧是一部實驗性高,但卻不見得成功的小說--然而,說有趣仍是挺有趣的,除了下面這段話,實在完全無法對我胃口以外:


「可能為了讓世界上無數不起眼的雄性能夠鼓起勇氣,所以老天爺才給了我們這個活躍的舞台吧。」
我也覺得似乎是這樣。我之所以被從無數的(馬賽克)中選出來,變身成(馬賽克),應該是故事之神為了讓雄性重拾驕傲與自信,所給的啟示吧。






發現譯者張東君小姐就是曾經拿著島田莊司畫的青蛙在我面前□耀的氣質同好(羨慕到咬手帕)XDD

2 Comments

runa says..."No title"
這本最近剛看完,可能是因為我本身是昆蟲系的,所以偏重在裡面的昆蟲學而不是推理過程所□..總之作者很用心,我也覺得很有趣就好了。
2007.12.12 14:29 | URL | #- [edit]
lunaj says..."No title"
所學的確會讓人的視角大不相同
不過沒有壓力的閱讀本來就是開心就好囉[敞矢机:i-235]
2007.12.13 01:55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465-9517842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