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公園、廢墟與開發

  處在這個時代,最鮮明的許是無力感。這世界那麼大,這島那麼小,但小島上載著的,卻是一件又一件的憤怒,與憤怒褪盡後的憂愁。

  這些日子以來我比以往都要尊敬那些持續站著的人,也比以往都要討厭那些下達決定的人。下雨時我沿著山壁下的街道慢慢走著,抬頭看那一棟荒廢已久的巴洛克式老宅,與鄰近一些表達了五零年代風格的房子,歷史就蘊含在這些石頭與接縫中,而學者是那些該解讀它們的人、政府是那些該散播它們的人、民眾是該瞭解它們的人。然而一切都亂了套。民國將近一百年的今天,這塊中華民國小小的領土(或者說,為數不多的領土),仍舊兵荒馬亂似的不停的摧殘著自己的過往。

  前幾天看到〈哎呀!是不是要脫光衣服躺在怪手前?─誰偷走大龍峒的4500年遺址〉。而今日又看到了交博館的森林要被剷除作為客家公園。竟是要鏟樹蓋梯田了。在臺北盆地的中央憑空升起一座梯田,這真是難得一見的荒謬與奇景。與那原本永久後來限時的市府前沙灘有得比拼。而彼時喊得震天價響的口號「節能減碳種樹愛地球」剎那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恍若清晨的露珠一般被都(ㄍㄨㄥ)市(ㄔㄥˊ)開(ㄌㄧˋ)發(ㄧˋ)的太陽一照,便輕飄飄的化為蒸氣,蒸騰上反對者的憤怒臉孔。而如今我一看到大樓電梯(無論學校或住家)內貼著的「節能撿碳」告示(其中一張尚且貼心的算出每一樣電器的排碳量),對照著國內廠房每日的二氧化碳生產量,就覺得噁心得想要變成一隻蟲。

  或者該說我們的革命與維新是多麼的成功啊!台灣成了這麼一個現代化的島國,滿地□流的是資本主義的邏輯。醫院不提,如今連學校也講起成本,又何能苛責政府每日撥著算盤,考量的並非百年大計而是大資本家的口袋?所謂無奸不商,原本是用來罵人的,如今卻成了替商人著想開脫的藉口。我想到堂堂皇皇蓋起的台大BOT 宿舍,太子建設呢,好一家名揚四海的大公司,蓋得那麼富麗堂皇,一個月叫價七八千台票起跳的套房,竟是使用木板隔間,而遭質問時甚至美其名曰環保。噢,原來三夾板是愛地球的表現,可恕我不知製造過程中到底排了什麼化學物質出去了。而後校方再拆舊宿舍蓋新大樓,逼使著一大票學生遷徙到華而不實的房舍內。這就是我們的資本主義邏輯了。人人過的好,但大商人與頭頭與政客過的要比別人再更好。

  瞧瞧,多麼像《動物農莊》。但只這些上校豬不會傻傻的出面。他們反正拿穩了盾牌(法律、屬下、意識形態),佔住了媒體霸權(暴民與謝謝指教),再了不起,反正挺兩天就過去了,怕他呢?

  我想替交通博物館作個連署貼紙,但貼紙到底能做什麼?最終我也只好在路上慢慢的走著,憑弔著。權拍了一些照片,好日後焚香追憶呢。



延伸:
哎呀!是不是要脫光衣服躺在怪手前?─誰偷走大龍峒的4500年遺址
誰要一個會弄死樹木的客家文化公園?
連署:關懷客家文化主題公園--保留□樹建公園、節省公帑減水泥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41-6086212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