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名偵探的肖像/二階堂黎人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名偵探的肖像》中,收錄了〈亞森羅蘋的慈善〉、〈感冒的證言〉、〈判處冷凍睡眠徒刑的男人〉、〈門外漢河介的世紀對決〉與〈赤死莊殺人事件〉等五篇小說,附錄則有〈狄克森˙卡爾的全作品論〉與〈給好事者的筆記〉兩篇。

  該說二階堂黎人真是扮鬼像鬼嗎?五篇小說的氣氛各不相同,但是都掌握的很棒,蠻有韻味的。〈亞森羅蘋的慈善〉中,亞森羅蘋偷了國寶燭臺後,使計誘出死對頭探長,在他面前大加□燿,最後卻揭露出一個令人意外的事實。

  二階堂完全把羅蘋那種臭屁又濫情又虎爛的樣子表達出來了。

「愛?或許吧!如果說我火熱胸膛的劇烈跳動就是所謂的愛情,那應該就是了。嘉尼瑪,你說對了,這就是戀愛!」


「子彈還在嗎?」
「不,從體內自然排出了,所以我才能痊癒。可能因為我從以前就用東洋祕術鍛鍊身體,所以肌肉會自行將體內異物排出吧!



  嗯,是羅蘋沒錯。(誤)

  次篇〈感冒的證言〉是以鮎川哲也筆下專破不在場證明的鬼貫警部為主角。蠻典型的不在場證明小說:有個身懷鉅款的人被殺死了,嫌疑犯有三人,其中一人特別可疑,其餘請參考《名偵探守則》。詭計不算太難。倒是二階堂在後記中說了有栖川有栖和蘆邊括也有寫鬼貫同人文,真想看看。

  〈判處冷凍睡眠徒刑的男人〉感覺蠻普通的,也沒有什麼推理的部份。二階堂黎人在後記說,想呈現艾希莫夫的感覺,然而雖然有某種程度的翻轉,卻沒有艾希莫夫那種讓人倒抽一口氣的驚豔。倒是對於□森的描寫還蠻有冷硬派的感覺。或許以他為主角,寫連作集會比較有趣吧?

  〈門外漢河介的世紀對決〉重點在於設定。點菜式的推理小說餐廳、擁有豐富學識的「導讀者」......篇名應該改成〈推理小說迷妄想的天堂〉吧?對決的部分蠻有趣的,我也很認真的想著到底是哪本書。(太有名了,不可能不知道吧。)其中也展現了二階堂黎人對於之前不欣賞本格推理的評論家的怨念。

「以這本《占星術殺人魔法》為例,當它甫出版時,評論家就嚴□批判『名偵探小說之流已是嚴重的時代錯誤』,但是在島田莊司成為大作家的瞬間,你們卻又立刻回頭稱讚這部作品是新古典或是新本格的先驅傑作,刻意遺忘自己先前的否定立場,不斷炊捧島田莊司與他的作品。你們這種行為實在太難看了。」



  但是很有趣的,儘管只有引述短短的五句話,但無論是評論家代表或是讀者代表都會先來一段歌功頌□。

評論家豪□:

「文章既豁達又成熟,筆調雖像出自年輕作家,卻經過相當修飾,也略帶文學氣息,絲毫不拖泥帶水。登場人物的角色刻劃高出一般水準數倍,故事節奏也磊落明快,每個字彙都能給予讀者鮮明的印象。詭計完成度高,透出非現實的世界觀,換言之,這位作家完全熟知何謂本格推理。」



讀者河介:

「醇厚的文章,勻整的人物設定,成熟的刻劃,這部作品確實是有『本格推理界傳奇人物』之稱的島田莊司的《占星術殺人魔法》。」



  而他們看的片段呢?

閃電不再掠過,戲劇性的時間已然不在。走向嵐山車站的同時,我對御手洗說:「你願意告訴我了?」
「那是當然,如果你想聽。」
「你認為我不想聽?」
「不,我只是覺得你一定不想承認自己的腦筋不如我。」
我沉默無語。



  到底是哪裡可以看出來上面那些拉哩拉雜的「特徵」啊?好歹也是看完整本書之後才能說的話吧?而且河介所說的,其實也不過就是豪□的簡化版。這麼說來,其實身為作者的二階堂一邊明顯的謾罵評論家,另一方面卻也把(包含自己的)讀者給罵進去了。

  真有趣。

  〈赤死莊殺人事件〉是模仿約翰˙狄克森˙卡爾筆下另一名偵探梅爾維爾爵士的作品。標題感覺起來是從《□死》與《赤後》兩書中拼湊而來,而系列中的小標〈在紅色遮雨窗的後面〉似乎也是卡爾的作品(〈狄克森˙卡爾的全作品論〉中譯為《在紅色遮雨窗背後》,感覺怪怪的,「背後」不是只用在「在某某人背後」這種情況嗎?應該用「之後」比較好吧?)。(話說,這兩本的日文譯名感覺起來真是日本味十足。)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是模仿卡爾,但感覺起來除了像卡爾之外,還有點像卻斯特頓《奇職怪業俱樂部》的感覺。另外,二階堂果然還是改不了饒舌的特性,那些括弧是怎麼回事啊?!雖然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也可以稱為可愛(謎)就是了。

  最後的〈狄克森˙卡爾的全作品論〉看的蠻過癮,有些蠻贊同的,不過更多的作品沒看過,想贊同或反對也無從評論起。真希望哪天能在台灣看到卡爾全集啊!

  只是,還是有點小小瑕疵。像是頁224中提到的,昆恩的《中途之家》,應該是指"Halfway Home"吧?但這本台灣已經翻譯出版了,書名為《特倫頓小屋》。

4 Comments

寵物先生 says...""
我以為路那應該很喜歡〈門外漢河介的世紀對決〉的,
總覺得那是推理迷(狂?)心目中夢幻到不能再夢幻的東西。
我在看這篇的時候,心中總浮現一個畫面:
侍者(導讀人)把書端上來,客人把書拿近嘴邊,開始喀滋喀滋地咬……
然後美食漫畫的亮晶晶畫面出現,品書人說道:
「啊!醇厚的文章,勻整的人物設定,成熟的刻劃……」
(以下請自行想像)
2007.05.15 11:06 | URL | #- [edit]
lunaj says...""
老實說,寵物兄你模擬的樣子比較像我原本想到的場景,正在想這個設定怎麼這麼奇怪的時候,居然看到所謂的餐廳不過是很正常的讀書空間。當下真是太感失望啊!都說了是餐廳!是餐廳啊!!怎麼可以不拿起來喀滋喀滋地咬呢?!(丟書)
所以啦。(其實我對餐廳本身比較感興趣,可是他居然沒用多少篇幅去介紹,馬上就去對決了,這怎麼可以嘛!而且還用了卑劣無恥的手段啊啊啊!他又不是亞森羅蘋!又不是伊凡譚納!又不是名偵探!(咦?))如果他真的寫可以喀滋喀滋地吃小說的餐廳,那我一定會超~愛那篇小說的啊。
2007.05.15 20:59 | URL | #- [edit]
小官 says...""
你們兩個害我對〈門外漢河介的世紀對決〉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2007.05.20 12:47 | URL | #- [edit]
lunaj says...""
小官那你下次來嘛~(31號寵物兄要請客喔XD)
我再把書給你:p
2007.05.20 15:35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303-e15069c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