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死神之眼/奧斯汀.傅里曼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知名考古學家約翰.貝靈漢在堂弟家的書房離奇失蹤,而他隨身佩帶的錶飾卻離奇的出現在弟弟家的庭院之中。約翰.貝靈漢是死是活?這個問題牽扯到貝靈漢所有的大批遺產,與十年前所立下的詭異遺囑。這份遺囑疑點重重,滿是自相矛盾的條款。貝靈漢為什麼要立下這種遺囑?他的人又到哪裡去了呢?

  很奇妙的一本小說。整本書大約前三分之二都聚焦在「失蹤或是死了?」的相關討論上,中間夾雜著代理醫生柏克禮逐漸萌芽的愛情。相關人等的動作看來都是鴨子划水,表面上平靜無波,私底下撥水可不知撥的多用力,於是在某一頁之後,案情急轉直下,揭開了令人驚愕的真相。

  詭計本身的確讓人倒抽一口氣,而與法醫學的結合,對我來說,比市面上某些當代小說還要讓人驚豔。沒有太多術語或是驚悚的情節,一樣能讓小說呈現出漂亮的光彩。只是這個詭計似乎有時代的限制,若是在今日,我想應該無法如此順利的進行吧。

  傅里曼對於人物的塑造也是一絶,小說之中時不時出現讓人發噱的場景,例如貝靈漢家的管家奧蔓小姐對柏克禮醫生說的話:

「你真是□害呢,年輕人。」她說。
「怎麼說?」我問。
「假藉工作的名義,」她說:「和漂亮女孩在博物館調情。工作,才怪!沒錯,我聽見她和她父親提起這事。她還以為你被那些木乃伊、乾燥貓和石頭之類的垃圾深深給吸引了。她不知道男人最會偽裝了。」
「真是的,奧蔓小姐--」我正待開口。
「唉,別說了!」她打斷我。「我看得很清楚。別想在我面前裝傻。我可以想像,你望著那些玻璃櫃,拚命慫恿她說話,邊聽邊流口水,眼珠都快掉出來了,巴不得把她撲倒在地上,對吧?



......我可以說鄉民無所不在嗎?

更妙的是柏克禮的回答。

「撲倒在地上太誇張了,」我說:「不過那兒的地板很滑,說不定真的做得到。」



哈哈哈哈哈哈。

  像是這樣的段落不在少數,而兩場法庭戲也都安排了甘草人物作為點綴,使得小說場景雖然相當嚴肅,但卻也不失趣味。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294-0af86ef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