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六宅一生/奧田英朗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滿山遍野的花很美,滿山遍野的人則令人煩悶,那麼,滿山遍野的性呢?

  好噁心,真的。雖然我相信奧田已經在其中參入了大量的詼諧作為潤滑劑(潤滑劑......我該說這也是一語雙關嗎?),然而這些場景本身所帶有的空洞與絕望,配上狂熱,嗯,我真的很難開懷大笑。

  但忍俊不住的所在多有,例如敬次郎與世界文藝社編輯的對話。

「就算是色情小說也完全無所謂,重要的是能不能引起話題,具有社會性。」
「嗯......」敬次郎不懂他在說什麼。
「我也想了很多。書還是要看能賣幾本。情慾小說不是也挺好的嗎?不過,我們出版社原本就是一家行事拘謹的出版社,所以需要藉口。像是充滿鹹濕場景,但是筆觸敏銳地直指社會矛盾,或是發揮拋磚引玉的效果,使世人思考目前夫婦的相處狀況。」
「呃......」敬次郎婉轉地開口說:「我寫的是純文學。」
「純文學?」佐藤翻了翻眼。
(中略)
「搞什麼,我還以為一定是情慾小說呢......如果是一般情慾小說的話,我們不能出版,但是如果能夠掩飾一下的話,那應該也很有趣......」



  奧田老師啊,這也是掩飾的一種嗎?

  雖然本書不過六篇,敘述著六個關在自己世界的底層人物如何在不經意之間交錯,又如何汲汲營營的爭取歡娛。那些歡愉,以性為主,輔以渴望得到的尊重與被需要,激烈的身體交纏之下,鎖著一顆顆空洞的心--連風吹過去,也得不到任何聲音的、空洞的心。

  比起日本封面略顯窺淫的想像,我比較喜歡台版的乾淨與意喻。兩張面具,一男一女,皆帶著看起來活潑,卻也顯得僵硬的笑意,不只是書中那些害怕與他人接觸的主角,更是現代人的寫照。

  張愛玲在〈傾城之戀〉中,曾借著范柳原之口,說「我們都太忙著談戀愛,而忘了戀愛」。然而時至今日,人連談戀愛都不想了,只想著做愛。然而,即便是在衣服都螁光了的肉慾□流中,面具卻從不掉落。

1 Comments

BlogPetの愚魯狗 says...""
きょうは、野が煩悶するつもりだった。
2007.05.05 09:09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291-9d027ee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