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餵mero:聶魯達三首

因為在我們憂患的一生,
愛只不過是 高於其他浪花的一道浪花
但,一旦死亡來敲我們的門時,那時
就只有你的目光將空隙填滿
只有你的清澄將虛無抵退
只有你的愛,把陰影擋住



如果你的眼睛不是月亮的顏色,
不是充滿泥土,工作和火的日子的顏色,
如果你不是受監禁時仍能靈活如風,
如果你不是琥珀色的星期,

如果你不是黃色的時刻
當秋天攀爬於藤蔓間;                        如果你不是芬芳的月亮所揉製的                    麵包,麵粉遍灑於天際,

噢,最親愛的人啊,我便無法那麼愛你!
當我擁你入懷,我便擁有了一切--
沙子,時間,雨樹,

萬物生機勃勃,我遂能生機勃勃;
我無須移動即可看到一切;
在你的生命中我看到一切生命。

--〈早晨〉




海浪在不安的岩塊上碎裂,
明亮的光在那而迸破,綻放出玫瑰,
海的圓周縮小成為一束花苞,
成為一滴藍色的鹽而落下。

噢,綻放於泡沫的木蘭花,
迷人的過客,它的死亡開花
又消逝--週而復始的出現,消失;
破碎的鹽,令人目眩的海的運動。

你和我,愛人啊,讓我們一同封住沉默,
當海洋摧毀它無止境的雕像,
推倒它衝動的白塔;

因為在漫漫水波和滾滾砂石
交織成的隱形織物裡,
我們支撐起獨一且多難的溫柔。

--〈早晨十〉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256-abb81d26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