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場邊] 隨記:插曲

  躺著時覺得有很多話想說,但是坐起來要開始書寫時那些言語又統統消失在早晨的空氣之中了。

  參加這次的活動,偶然的成份大於必然的成份。如同我之前所說的,我從來不是什麼勤勞的人,家庭背景的關係,也不是那種一無所懼的人。

  這倒是讓我想到了一件插曲,說到恐懼這一件事情。

  不同於在場的許多同學,我家爹娘對於我去靜坐的這件事沒有任何批評,更多的或許是贊同,既不會懷疑夜不歸營到底是在幹麼,也不會覺得吹吹冷風是件大事,頂多就打打手機,叮嚀幾句注意安全和保暖。

  也因此,在當場有同學提出要拍攝反制媒體的「親情攻勢」、表達在場人士的家庭之中也是有贊成運動的同意短片時,雖然個人不喜歡拋頭露面,但我以為爹娘對這個計畫應該不會反對。

  然而我打給人在異地的我爹,跟他解釋整個計畫並詢問反應時,他斬釘截鐵的跟我說:「不要」。打給人在異鄉的我娘(對,他們都不在台北),她也斬釘截鐵的跟我說:「我們支持就好,不要拋頭露面。」

  當我進一步詢問原因的時候,他們都說,人怕出名豬怕肥。
  「萬一你被盯上了怎麼辦?」
  「你快要就業了,萬一被認出來、政府怎樣怎樣(以下省略)」

  於是我沒有去拍那隻短片,儘管我本來也不想拍。然而會獲得這樣的回答,不禁令我覺得走過戒嚴時代的他們,儘管沒有實質受害的記憶,那樣的風聲鶴唳對於身心所造成的恐懼卻深深地烙印在精神之中。當然,近年來太多想出名的人那些淒涼(?)的下場也足堪借鏡便是。

  嘛。只是插曲。後來拍出來的片子在下面。



  我其實是想貼一些F&Q、寫一些場邊隨記上來。

  啊,不過很重要的是,場子裡面沒有啤酒(那只是啤酒箱子)。我們也沒有絕食(說這個,是因為我第一天回家看電視的時候,非凡的新聞條上打著「絕食靜坐」。沒有,從頭開始就沒這回事。誰要絕食啊?)

  也沒有人要發動罷課。我在批踢踢上看到有人這樣說,不知道該大笑還是該昏倒。拜託用用邏輯,哪來人手去發動罷課?哪來人手去堵住教室不讓學生進去?再說這種作法是想要獲得支持還是想要獲得反對啊。神經。是不是每個人都有乖乖上課我不敢說,但是沒有人說不要去上課(反而大家的意見是,把自己的事情顧好,行有餘力、擠得出時間再到廣場靜坐。

  還有,你看過幾個會垃圾分類的抗議靜坐?光是這一點我覺得這個運動就很了不起了。台北場的分類之前是一個正妹和一個廣東腔大哥在幫忙,非常辛苦。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235-9383b486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