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場邊] 隨記:從1106到野草莓

1.有些時候這樣的場合像是一種懷舊之旅。我的高中同學、大學學弟(不認識的)
 以及研究所同學以及我,相遇於同一個座標之上。像是前生遇見錯過的前生以及
 今世。之後聽說了一個大學學姐也在場。嘛。可惜沒與學姐聊到天。

2.第一天。
 我認識的人們都坐在前排,很前面的位置。

 要不是他們,我想我大約只會做個靜靜的旁觀者。
 站在一旁,或者坐在角落,或者也就不去了,
 看影像轉播、看文字轉播,自顧自的興奮或生氣。
 一邊繼續翻譯著那篇中島利郎論日治時期臺灣日文偵探小說發展史
 (他媽的不會很難讀,但是很難翻)

 我一直是個怯弱的人
 而且很懶
 或許是本性,也或許因為兒時那些總是壓抑著的竊竊私語
 我一直對於這種需要拋頭露面的什麼感到不安而後敬而遠之
 甚至真名連署都需要鼓起一些勇氣
 坦白說,我很難以想像在戒嚴的年代那些勇於衝撞的人們
 鼓動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熱血,耗費的是什麼樣的心神

 或許不和我一樣怯弱的人難以明白這點
 以至於那天下午在電腦前看著李明聰老師等人發起的運動,
 其下有那麼些我認識的名字時
 忍不住一種戰慄以及感動

 那一天晚上其實不曉得為甚麼要待在那裡
 但就是覺得應該要待著
 那一天晚上謝謝某tu的陪伴
 雖然他其實不見得認同或贊同這樣的行動


3.現場很像某種莫名的嘉年華
 氣氛並不悲壯
 毋寧是帶著一些嬉鬧一些冷靜一些無厘頭一些有序甚至有些時候一些太過學術
 (旁邊的阿伯都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了)
 這一點無論是行政院或是自由廣場的場子都是一樣的

4.民眾太熱情了
 聽到一千斤的橘子時我大笑了

2 Comments

顏九笙 says...""
我到今天才想到說渚T應該會去……可惜沒在場邊相遇XD
話說回來,我作為一般民女□C每次去的時候都是蜻傷□y水的晃一下而已,這樣會序專檮ヒ有鬼Orz
2008.11.14 18:18 | URL | #- [edit]
lunaj says...""
真的很可惜XD
我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晒網。平常日子要做的事情還真多啊...看看之後還有沒有機會吧:p
2008.11.19 14:13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232-01c0351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