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33分偵探˙第一集

  說老實話我是因為空知猩猩好像有參加製作,又聽說是搞笑劇才看的。不然一直搶不到電視的我實在很懶得追集數那麼多的連續劇。

  剛剛看完第一集,有些地方的確讓人會心一笑。像是開跑車(哎呀這是膝之猿濛穢吧)、溜滑板(這一定是殭扈川科科南)、實驗室(男教授加女助手,第一個浮現出來的當然是佳麗掠啦)。有些地方的搞笑很有空知的惡搞風,不過有些部份的搞笑太可以預期了。像是在砂糖部份:

六郎:「但是要在一個房間裡做出兩層樓高的砂糖,所以一定做了這樣那樣的努力。」
眾人:「這樣那樣?」
(鏡頭照回六郎)
六郎:(沉默)「......這樣那樣」(沉默)
我的os:「就是這樣那樣。」
六郎:「就是這樣那樣。」



嘛啊,就是這樣。這種的我就笑不出來了。不過砂糖這一段應該還是這次的重點情節吧,那種「小東西引起推理靈感」的情節被惡搞的之徹底,真是讓人忍不住鼓掌叫好。

讓我提不起興趣的還有像是最後白米飯堆很高配一點點海苔醬的情節,看得出來是惡搞,可是我也笑不出來。至少要到像桂小太郎的B套餐炒飯三部曲那樣的程度吧!

《33分偵探》感覺起來好像刻意營造出一種粗劣的拍攝感,有一種在看校園舞台劇的感覺。剛開始看可能會覺得「啊啊,這個劇組也太偷懶了吧。」但是看幾分鐘之後,感覺會變成「那魯摳多!是故意的吧!故意的!」於是看起來會覺得頗為愉快。說到底,要專業的營造出不專業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啊!(作文嗎?這個。)

但是我不喜歡故作正經的偵探,怎麼說呢,偵探、助手、警官這三人組好像是閹割版的阿銀、眼鏡和神樂MADAO長谷川(那第一集那個刑警部下就是能力太強的定春了嘛)。故作正經看起來真的很蠢,都有自覺是要拖33分鐘的偵探了,那就後設的更徹底一點啊!拖劇組下水的什麼都好嘛。那個案件結束的、最後的故作正經的結語是怎麼一回事啊!整個讓人很不蘇湖啊!不蘇湖!什麼什麼不得不殺了她,什麼什麼啊?嘛,難道這是讓讀者抓狂之後新八機化的陰謀嗎?

嘛啊,話說回來,這也才第一集,也許之後會有更有趣的發展吧。

2 Comments

Lulu says...""
大推閹割版這個説法XDXDXD
2008.09.02 02:12 | URL | #- [edit]
lunaj says...""
我本來想用「弱氣」這個說法,後來還是覺得「閹割」這個詞好啊!:p
是助手小姐讓我有這種靈感的。喂,你根本是八惠吧?!不要以為眼鏡摘下來頭髮散開來我就認不出來!
2008.09.02 03:27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214-43d0bc36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