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煩惱派名偵探比較像人:一的悲劇/法月綸太郎

  第一次對法月綸太郎這個名字有印象,純粹是因為名字太怪的關係(法月......法悅境嗎法悅?)。後來讀了〈都市傳說拼圖〉,開始對這個作家有了好奇心、希望看到他的其他作品(啊、一部分當然也是因為這位老兄挺有名的)。但是當我看完《去問人頭吧》,老實說除了佩服他可以這麼鉅細靡遺的架構出一個故事,也很想問他的人頭說「裡面那一段又臭又長的從頭開始的論證是怎麼一回事啊?」之後再聽到法月綸太郎這個名字,坦白說抱著一種很複雜的情緒。畢竟這可是寫出〈都市傳說拼圖〉和《去問人頭吧》這樣兩部我個人心中有著南轅北轍評價的作品啊......。

  《一的悲劇》上有提到,這一本小說即是鳥飼否宇《昆蟲偵探》中〈蜂的悲劇〉之原型。雖然老早知道這兩件作品之間不一定會有什麼樣的關係,但基於〈蜂的悲劇〉是在整本《昆蟲偵探》個人評價比較高的一篇,我對於《一的悲劇》基本上還是期待壓過悲觀的。

  題外話,目前《昆蟲偵探》中、被諧訪的作品好像只剩笠井潔《哲學家的密室》、北村薰的《夜之蟬》還沒有中譯本,啊、我很貪心的希望這兩本的中文版也可以趕快出(看的完嗎你?)

  無論如何,看到《一的悲劇》的厚度時,老實說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就之前的閱讀感覺起來,似乎法月掌控短篇的能力比長篇要來的好。主線故事是「兒童綁架撕票事件」,支線有一個「相關人士密室謀殺案」。一件單純的兒童綁架案,因為綁匪綁錯人,而導致了兩個家庭彼此之間隱匿著的複雜關係被搬上了檯面。主角是一名在廣告公司上班的高階主管山倉,看似春風得意的生活背後,其實隱藏著深愛的妻子因故不能生育、與照顧妻子的護士外遇,以及由此衍生出來的,關於「孩子」的真實血緣等等不堪的事實。法月綸太郎,作為一個偵探,則是到了中後段才出場。從高階主管的視角來看法月,少了名偵探的不切實際,而多了一種現實生活中的可信度。這一點是我覺得這本小說描寫作為成功的地方,也是我最喜歡的地方。範例如山倉以自己的直覺逼使法月再去查證自己的證詞、法月綸太郎以「不可信的可信」來讓山倉相信他的誠意,以「路子犯人說」使得警方相信法月的說法,放棄山倉這一條線索轉而尋找路子等。

「很遺憾,我沒有憑一句話就可以命令警方辦事的能力,......所以我只是一個人微言輕的私家偵探,迫不得已才使用一點奸巧的方法,我想讓你明白這一點。」



  這一點,也是讓《一的悲劇》之中的法月綸太郎之所以不平凡的地方。他巧妙的融合了名偵探與現實,雖然這個現實可能多少也經過美化,但還是比被警察們奉若神明的形式要多了些現實感。這一點是我非常喜歡的地方。

  《一的悲劇》故事並不複雜,然而劇情可說「高潮迭起」。只可惜若是久識此道者,應該可以看出法月綸太郎精心安排的「路標」,從而比書中的名偵探早一步看清故事整體的架構。然而期間還是有非常有趣的手法--不過因為會爆雷的關係,所以不能在這裡寫出來。另外有一個我非常想抱怨的、對我來說很扯的解謎,可能晚一點會另開一篇吧。

  讀完《一的悲劇》之後,其實還蠻想繼續看《二的悲劇》。這次又會是什麼樣的事件呢?如果有機會出版的話那就太好了吧。

2 Comments

寵物先生 says...""
二的悲劇皇冠還是會出版啊,
試讀本上就有寫了~XD
2008.08.29 16:53 | URL | #- [edit]
lunaj says...""
啊哈哈哈。XD
2008.09.02 02:00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211-e641d41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