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沒有米諾陶爾的迷宮就沒有德修斯:迷宮/恩田陸

Photobucket

  《迷宮》一開始寫了幾段小故事,關於一個軍隊、一對夫妻還有兩個男孩如何進入「迷宮」,以及如何出來又如何出不來。這些部份老實說有些瑣碎,讓我卡卡的不太能進入故事裡面。而「人類不該存在的場所」這樣的暱稱又太坦然的呈現出禁忌的氣氛,於是少了那種傳說的模糊美。

  真正的故事,是從一行具備了現代化器材的工作者來到這個謎之地點才開始的。主角是個萬事屋一類的人物,與出資者是同學。其他的同伴則有精明幹練的當地高官之子一名、與精明幹練的美國軍隊人士一名。他們的目的打從一開始似乎便詭譎:要主角找出迷宮吞噬人的規律。僅僅是規律即可,理由啊原因啊結果啊這類的東西完全不需要。換個角度想想,這就好比連續殺人事件只要求偵探找出被判定為連續的原因,而不猜測犯人的形貌與逮捕一樣,總令人覺得哪個地方不對勁。

  建築本身也不對勁。那麼潔白,那麼高聳,那麼無目的性的矗立在荒涼無人煙的山間盆地之中,一直以來都是附近居民心中禁忌的存在。是誰蓋的?為何而蓋?這裡的謎團相當程度的奠基在這棟「迷宮」的身上。那樣的無機能性、無目的性令人不解--或許,該說超越人的理解。而當這一點逐漸在探討與研究之中浮現出來,一股陰森的、非理性的鬼魅之氣也就油然而生:資料的層層堆疊,其中的確隱含了一個「案發地點相同」以外的重要線索。而跟隨著那個線索,逐步被導出的結論,則將我們瞬間從理性的世界被拋開,撞入奇幻的次元。那時候我想起了田中芳樹的「夏日魔術」三部曲,儘管戰慄的程度不同,但那樣瞬間進入與瞬間退出的狀態卻是相當類似的,像是有人講錯了一句話然後整個場子都冷掉的那種變化。

  事態從那裡急轉而下,從故事進入了氣氛。恩田陸在這個部份(非常恐怖的)將怪談本身與故事結合為一體。於是故事從奇幻的氣氛咻一下的又轉成了(典型的)怪談,然後--還沒完,等到融入了怪談的氣氛之後,故事又在奇怪的地方轉折成理智可以掌控的類型--最後,等你以為一切都結束了吧哈哈反正不過這麼一回事嘛,然後選擇忽略一些不甚合理的地方時,恩田陸又倒打一耙的將一切不合理的部份掃給奇幻。於是你覺得自己像是機台裡的那顆彈珠,以各種奇怪的角度彈到好些奇怪的地方去,最後掉落。

  閤上書的時候我甚至難以歸類《迷宮》對我來說是好看或是不好看的小說。但的確是一場頗為精彩的歷險。而心得寫著寫著,突然間我似乎知道了「迷宮」的本體究竟是什麼:哪,你不覺得《迷宮》的情節走勢相當的九彎十八拐?而在閱讀過程中,隨著主角們的進程,你的思考想必也少不了岔路死巷。而什麼又是僅容一人進入的?那可不是書本這樣的東西嘛?一次一人,即便有繩子般的其他人的閱讀心得綁在身上,但一次進入的仍然只有你,一個人。

  於是有些人出來、有些人迷失、有些人凝結、有些人開挖、有些人研究,甚至裡面那雙突然出現的毛茸茸的腳也就都變成那麼理所當然了,不是嗎?

  我想起恩田陸所擅長的,將小說內外界線混淆的本領。於是一切對我來說恍然大悟,但也只是對我來說(哎呀呀最終我仍是依靠著象徵來解讀,最終仍然必須將它解釋成某種意義以便置入座標軸,老實說我對於這樣的本能真是感到絕望透了)。事實上,到了最終,《迷宮》仍然沒有揭露所有關於「迷宮」的謎底,而沒有謎底的故事也就因而欠缺「真相」。事實上,我們連迷宮的樣貌似乎都看不真確,遑論裡面是不是真的存在某種米陶諾爾了。

*這本書的編輯該不會也有看《銀魂》吧?(如果你沒聽過,那請繼續保持,這是部從名字開始就很下品的大叔漫畫)當我發現作者的名字是「被故事之神眷顧的小女兒恩田陸」的時候真是忍不住笑得好大聲啊www


2 Comments

nornor says...""
所□.牛頭人不是Minotaur暑□所以應該是米諾陶爾..XD
2008.08.03 11:19 | URL | #- [edit]
lunaj says...""
哎呀....真的耶O.O
謝謝nornor的指正!
被發現耍笨了XDD(我很常把名字搞錯,周遭的親朋好友大概都已經看不下去了...orz)
2008.08.07 05:25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191-9ccb0cde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