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3.對立性以及距離

Photobucket
照片取自網路

  偶爾會有這樣的時刻:躺在床上試著入睡,但腦中是一片渾沌的清醒。渾沌的意識到方才寫的念的一切糾纏在腦子裡,清醒的意識到那股渾沌以及隨之而來的空白情緒。那樣的空白毫無縫隙,每一個念頭看來都如此獨立而清晰,如此觸手而不可及。音樂會緩緩的從耳邊流過,字句流入空白的心,激起毫無感受的漣漪,而昏黃的燈光從床尾的地方折射出一片陰影。

  空氣是適度的溫涼。電風扇的風讓你恰好可以躺在竹蓆上半抱著柔軟的棉被團,觸感幾乎像是一個人,只是比人更好:它不黏膩、不發熱,而且不抱怨的任你搓圓揉扁。

  但你並不想搓圓揉扁,至少在這時候。你的思緒被抽空了,行動力則在更早以前消耗殆盡。只留下一股意識,不顧意願的就所有你不願思考的事情進行思考,不停的得到正與反的結論,而他們看來都天殺的有道理極了。於是你轉而關心身體。頭的暈沉以及偶發性的拉肚子,你想到了正在肆虐的新型瘟疫,在這個出生率已然不高的國度裡宛若報復般的專找孩童下手。

  你想,如果你有權力的話,會將瘟疫的名字改為吹笛手。儘管國度從來未曾叫囂著懸賞消滅鼠疫。

  然後你近視的眼瞥到了竹蓆。一條一條的青綠色朦朧不清,帶著你回到了以草織就的記憶。你在褟褟米上也曾這樣無所謂的攤著。然而空氣不若現在這麼涼爽,而是黏滯的、柔情的邀請者。風在室外,而非室內。你聽到蟬聲與樹葉的聲音,所謂天籟讓你陷入意識與無意識的交界,款擺著,影子搖動,就這樣彷彿過幾個世紀之久的春秋。而你終於發現他們老去。切切實實的老去,那麼讓人心驚。但或許更讓人心驚的是左鄰右舍的房厝早已被雜草淹沒。你學孩提時代掂起腳尖來望的那一眼,已經足夠讓你痛恨起政府--儘管政府其實沒做什麼事值得如此痛恨,但你仍然感覺它像是一隻禿鷹,在空中盤旋著等待房舍中的人一一破敗,然後轉眼間兩座四戶日本時期的宿舍就會被大而嶄新的國宅取代。血肉。你漠然想著。霎時間竟無法分辨出是他們的衰敗讓你揪心,又或禿鷹即將吞噬這個空間的不滿讓你憤怒。

  而憤怒並沒能拉近疏離。男歌手的聲音仍是你所熟習的,然而歌卻不是。你想著。他現在的歌太浪費了原本你最喜歡的妖媚,而歌詞也普通的過份。然而輕輕的曲調很舒服,但即使不舒服你也無法/不想起身改變。

  你只想把自己埋得更深。你想起了那股渾沌所包含的一切關於謀殺與死亡的思索。謀殺與生存與死亡與生活,以及愛與性與性別與滿足。你懷疑著這一切在小說裡看來總是這麼輕易,是不是因為你在打怪的時候錯失了什麼,或是忘記在一個路口右轉。雖然你明白,被寫下來的苦難無論多麼艱辛也不過就是數行。而數行是一閃即逝的。十年份的痛楚,十個字就可以輕易帶過。

  你只想把自己埋得更深。深深的在泥土裡上面蓋著一條草蓆。在那裡,最靠近你的人都距離一光年。

  這是一個很適當的距離。

3 Comments

says..."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08.06.28 00:45 | | # [edit]
newsa says...""
我小時候都這樣睡XD 我喜歡這篇:D
2008.06.30 01:19 | URL | #/pdu0RA. [edit]
lunaj says...""
謝暑□p
処ン家櫻桃該不會也這樣睡所觜DD
看起來好舒服(而且好可愛暑x暑x暑x~)
2008.07.05 03:36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176-bba6304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