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Some dance to remember:背之眼/道尾秀介

Photobucket

  《背之眼》的故事,要從一趟旅行開始說起。

  道尾這樣說著,他偶然之下到了福島線,一個名為白峠的村落,卻在那邊聽到了不可思議的謎樣聲音。

  那聲音不停重複著「雷 奧特亨其 太拉尼」的聲調。周遭絕美的風景,在周遭無人,其聲莫知所出的情況下,也就自然地轉變為駭人的風景。

Photobucket
歌川老闆的「東海道五十三景」服務,圖為道尾老家的庄野。

Photobucket
歌川老闆房內掛的日本橋。

  道尾可以說是連滾帶爬的離開那個地方。離開那條河川、那條道路、那棟民宿,還有那些不祥的傳聞--失蹤的孩童、死去的孩童、只剩下頭顱的孩童。

  但他雖然可以離開那一切實體的景物,卻終究無法離開自己的好奇。「雷 奧特亨其 太拉尼」。那是什麼意思?是誰發出的聲音?

  於是他想起了許久不見的大學朋友真備莊介。據說他近日活躍於靈異領域。

  正所謂無巧不成書。真備莊介在聽完道尾的遭遇後,拿出了四五封信,告訴道尾,這是他最近接到的、有人投書來詢問自己親友自殺的事件。他們共通的特點,在於曾去過白峠,或者根本救住在鄰近的村落。而生前的照片中,總有一張可以看到一雙眼睛在背部的位置顯現出來。

  在那之前,他們好好的討論過了所謂的「靈異」是否存在,又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存在。真備是個讓人感受到其奇妙執著的人,因為他說出了關於歸納法的正論:儘管前面一百次的事件都被證明不是靈異,但這並不代表第一百零一件不可能是真的。

  哪。這可是說來簡單,但實行起來困難的問題--別的不說,你會每次馬路溼了都去確認是否為雨水所造成的嗎?每次吃火腿都確認它是豬肉製品?

  顯然有什麼讓他執著如斯如是。讓他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探求著--而我忍不住要說,道尾,你真是個遲鈍的傢伙。

  總之他們就上路了。道尾、真備,與真備的助理北見。

  兩男一女的旅程,偶爾總是會有些尷尬......例如,被誤認為一對夫妻加一顆電燈泡的事情。

  除此之外一切安好。他們運用外來客的身份,與老闆同歡,一點一滴的逐漸將整個「事件」的脈絡釐清。在此同時,當然也少不了身為偵探角色的真備為身為華生角色的道尾講解地方風土與掌故、偵探真備偷偷跑出去偵查等等事故。

  倒是,道尾秀介學得很全哪。那些基本配備:真備與道尾重逢時上演的福爾摩斯戲碼、真備與道尾的定位玩笑,以及敘述者本身與作者同姓這些事。隨著推理小說的演進,這些事物逐漸像是豪華皮椅與安全氣囊般不可或缺。

  挖過墳嗎?

  或者我應該說,看過考古器材嗎?

  記得幾年前,曾經在兒童交通博物館的販賣部裡看過一個挺有趣的玩具--內含龍骨的考古組,附有一切必備用具。用那些器具,最終你可以挖出一片某某龍的岩壁。那樣一類的東西。

  道尾等人的探索亦復如是--只不過,他們是新手。而在罪案偵查上,就連老手也免不了犯下幾個過失。

  讀著《背之眼》,我突然覺得這是一個很殘酷又很溫柔的故事。技巧什麼的,在這裡感覺起來不太像是重點--儘管,在真備滔滔不絕的展開靈異論還有後面談到什麼什麼的時候,很難不讓人想到比他更饒舌、講話更像天外怪人,但卻也更有說服力的前輩京極堂--但《背之眼》的重點,與其說在靈異上,倒不如說更是在故事上。這些角色的故事都不光明,甚至讓人感到灰暗,然而在讀的時候,我卻也並不會感到(例如在讀京極《姑獲鳥之夏》、《嗤笑伊又衛門》時)摧心般的疼痛--而這並不代表《背之眼》的故事不夠感人,反倒該說,這個故事在非日常的面具下,提供的卻是屬於日常的悲劇。故事中的人物們遭逢著對世間而言極為普通的悲劇、對個人而言極為慘烈的悲劇,而做出各式各樣的防禦--如何與悲傷共存?每個人戴上的面具各不相同,於是便衍生出種種因果。

  要了解那樣的感情,似乎簡單卻又似乎困難。簡單,是因為同理心。困難,是因為畢竟並非親身經歷。而我該說道尾秀介很貼心嗎?他為讀者準備的三人行正好可歸類為親身經歷組的真備、北見組與「心懷同情組」的道尾。身為偵探的真備在此可以說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不同於全然局外的道尾,也不同於全然局內的糠澤老人,真備可以說是踩在區隔局內局外那條曖昧白線上的參與者--那個一點的說法,也就是宛若靈媒的存在。

  溫柔的部份則在於真正的靈媒。雖然只有那麼幾句話,已然讓人感受到某種療癒般的效果。這麼說來,靈異也非完全令人恐懼的吧。

  在一切的真相逐步揭開之後,我不禁聯想到"Hotel California"與《舞˙舞˙舞》。我想到他們不約而同的將生存比喻為跳舞--老實說,「舞」與「武」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共通的,所以這樣的比喻也並不令人吃驚到哪理去。"Hotel California"說,「有些人為了遺忘而舞,有些人為了記憶而舞」,《舞˙舞˙舞》則說,「只要音樂還響著,就跳舞吧」。我想著生活終究也就是這樣的,為了記憶什麼、為了遺忘什麼,我們只能持續不停的跳舞,在音樂還沒完結之前、在加州旅館還沒允許你永遠離開之前......我們所能掌控的,也就僅止於能跳出什麼樣的舞步。



東海道五十三景中一景 (請讀完本書後再按,雷到概不負責喔)


以上圖片截自歌川廣重浮世繪組圖:東海道五十三次




另外想給一點小建議的,是書中「庄野」似乎欲譯為「莊野」。竊以為庄這個字,中文裡本來就有,不用另改為上(不過如果是單純錯字的話,就當我沒說好了。)

4 Comments

呂仁 says...""
搭配圖來服用更有意思
2008.04.19 11:06 | URL | #- [edit]
lunaj says...""
是啊:p
可是按鈕好像壞掉了......傷腦筋:8
2008.04.22 17:22 | URL | #- [edit]
小云 says...""
我用火狐,按鈕正常~
2008.05.05 11:59 | URL | #- [edit]
lunaj says...""
感謝小云回報T.T
所以是IE的問題(那就決定不管了XDD)
想踩雷的朋友(或是看完了之後想看關鍵圖的朋友),麻煩自己換瀏覽器啦:p
2008.05.05 17:25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148-536f7ace
穿透背脊的目光──《背之眼》
作者:道尾秀介出版日期:2008年5月05日?讀日期:2008年5月03日入手方式:試讀活動將靈異結合推理,道尾秀介並不是第一個這麼做的作家,也肯定不會是最後一個。通常在推理小?中用上靈...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