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漠、海與灰燼:水晶金字塔/島田莊司

版本:試讀。

  過完年回家,便發現《水晶金字塔》已經躺在書桌上亮閃閃的等著我。距離讀《□暗坡的食人樹》已經有多久了呢?再次見到玲王奈這個名字,忍不住有種熟悉親切的感覺。還記得當初讀《□暗坡》時,我有多迫不及待的想要接著看《水晶金字塔》。但等到它即將在臺灣出版的今日,卻又有些情怯了起來......懷著這樣複雜的心情,在擱著一陣子、熟悉了它的封面後,終於在今天將整本小說一氣呵成的看完。

  讀完之後的感情毋寧也是複雜的。從小說中可以看見島田彼時著力甚深的思考點究竟位於何處,然而那樣的「日本論」在我看來,正恰好是在小說中憂鬱症復發,顯得奄奄一息的御手洗所厭惡的論調--在小時候經歷過好一陣子「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這樣明擺著就是洗腦的話之後,這樣希望自己站在世界的最高點、並且以各式各樣莫名其妙佐證來證明自己已經到達最高點的論調,已然成為我最厭惡的一種語言--這樣的語言與邏輯,老實說並沒有比石岡在小說中提出的一連串「古夫金字塔數字大驚奇」要讓人來的信服。諷刺的是,島田一邊透過御手洗潔之口批判了這種邏輯,另一邊卻也毫不吝嗇的在小說中縫綴上大量與日本相關的事物,即便讀來感覺不甚自然。

  懷著這樣彆扭的心情,我隨著書頁切換於古埃及、鐵達尼號與現代美國、現代日本等數個時空之中。老實說我很期待古埃及、鐵達尼號與現代案件之間的關聯,但讀到後來,發現那不過是幾碟小菜,算是引起「金字塔」的引子,讀完之後其實有點失望--或者我應該這麼說吧,如果是數年前國高中時期的我或許尚能沉醉於那一些關於金字塔的傳說,但到了現在,看到小說中人煞有介事的提到一些很像常識的東西......我突然之間有種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接近名偵探心境過的感覺。

  但過去的「米克璐」所救的王子在現代到底是誰呢?這點我反是很有興趣(笑)。

  說到有興趣的東西,鐵達尼上也有一個。就是描寫鐵達尼號的那一段,提到了一個「『搜查機械』的那個『推理作家傑克˙伍□貝爾』--我想這一段應該是指美國作家傑克˙福翠爾(Jacques Heath Futrelle)吧。『搜查機械』就是他的名作《思考機器》,而福翠爾也是因與妻子搭乘鐵達尼號返國而死的。附帶一提,他老婆也是個作家。--這裡不知道是不是翻譯上的問題,名字對不太起來。不過也可能是原作刻意找相近的音來致意,我不知道。但仍覺得很有意思。福翠爾號稱是美國的福爾摩斯,與之後御手洗潔被稱為「日本的福爾摩斯」,或許可說是另一種的「東西呼應」吧。

  小說,對我來說從松崎玲王奈登場的那時間才算真正的開始:不厭其煩的對外觀加以詳細的描繪,精細到圖像彷彿具現在眼前(老實說看到這邊我忍不住笑了出來,一看就知道是密室詭計的寫法)、一個耀眼的人物與一群平庸的角色,以及最重要的,一樁難以理解的密室命案。

  我還是很喜歡這本小說的,因為它著實好好的將了我一軍。御手洗潔的解答老實說並不意外(看到現場的窗啊門啊一堆煤灰啊海水啊什麼的,加加減減覺得八九不離十是這樣了吧),但隨後的發展卻讓人忍不住說真不愧是島田莊司,很漂亮的一招(雖然嚴格說來還是有點偷吃步啦......)。被耍的心甘情願,我想,這應該是本格推理的精髓吧?

  讓我喜歡這本小說的還有另外一點。就是玲王奈-御手洗-石岡等人的三角關係。御手洗複雜的心境變化姑且不管他(一路讀來真是讓人又愛又恨啊,但我喜歡玲王奈當面戳御手洗,學他表情的那一段,真是個好女孩。),但整個態勢實在不由得讓人想起了傳說中的食物鏈啊--玲王奈喜歡御手洗、御手洗喜歡石岡、石岡喜歡玲王奈(和御手洗,詰詰,原來石岡才是大魔王嗎XD)。更讓人欣賞的是,玲王奈在本集中簡直是為讀者喉舌的將「那個問題」給問出來了(大笑)。

「同性戀嗎?」
「啊?」
「你們......是那種關係嗎?」
「咦?」


咈咈咈。花哈哈哈哈。咿嘻嘻嘻。Good~Job~(咳,內心的呼喊不可以寫出來。)

真是單刀直入啊(笑)。可惜被不留情面的打斷了。


  最後要說的是,未定稿讀起來錯字還不少,偶爾還有漏字的情況orz。希望在正式出版的時候可以改正過來囉。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