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值得期待的苗栗連環謀殺:神仙谷事件

Photobucket

  這是客家電視台即將要在三月播出的迷你連續劇,預計四集,一集一個半小時。故事的背景是在苗栗南庄的神仙谷。南庄是客家、塞夏族與泰雅族混居之地,但三者最終和平地共處在這塊土地上。神仙谷原名「Kin bow Nay」,舊名「死亡谷」。這個聽起來有點駭人的名稱,傳說是泰雅族的墳場──實際上並非是葬於溪谷之中,而是葬在附近的山地上──而因為此地地形險惡,常有人失足喪生,所以才稱為死亡谷,後來改稱神仙谷(去做神仙啦!)此外,在日治時期,此地也曾發生過武裝衝突。這樣一個因多種族交會而匯集了複雜歷史與傳說的地區,作為殺人事件的舞台,令人相當期待。不過雖然故事的發生地是在南庄,但實際的拍攝地點為了便利起見,是選在烏來。沒有實地拍攝是有點可惜,不過因為經費或場地等等的權宜,我想也是常見的事。題外話,烏來早期也是泰雅族人的集居地,附近「木柵」地名的由來就是泉粵漢人與原住民爭地時遺留下來的紀念品。而雖然在苗栗,原住民與客家人似乎達成了一定的和諧,但其他地方到今天卻不見得是如此。例如烏來區隔壁的新店區與三峽區,都有原住民被迫搬遷自家的事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咕狗溪州部落三鶯部落美麗灣看看。而別以為只有原住民不懂法,看看台北土城、苗栗大埔、灣寶、竹南、新竹二重埔、竹北、彰化相思寮,國家機器在壓榨底層這一塊上是頗一視同仁的。而比起拆遷,更讓人覺得荒謬的,是拆遷完之後所蓋園區的進駐率。根據吳晟老師的觀察,這些林林總總園區的進駐率之低,彰濱工業區只有三成,很多甚至不到1%(必須先說明的是,1%這個數字是我聽演講時印象中老師有提到的,但我找不到可引用的文章,若有出錯,應是我記憶有誤)。為什麼要花大錢去徵收土地,卻蓋個只會和農民搶水,又沒有真的很多廠商要進駐的工業區呢?臺灣多雨,但我們的水資源依舊無法稱上充足。蓋工業區,卻又不見對傳產的提倡與保護(參見lativ移除標示事件),那這些地最後到底是要給誰用?誰能從中獲利?這些議題沒有makiyo或lin新鮮有趣,而是充滿了思考與不平。視而不見與努力向上,讓自己不要掉出既得利益圈確實是比較輕鬆的方式。但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神仙谷的居民和三鶯、大埔、相思寮、美麗灣等地的居民一樣,他們不招誰惹誰,但只要財團看上了、進駐了,他們除了抗議之外,還有別的作法嗎?


預告

  角色之一是神仙谷的當地人,同時也是在大學裡研究神仙谷傳說的研究生。他家在神仙谷經營唯一一家民宿,雖然有點老舊,但相當別緻。然而這個獨占的場面即將被新來的大飯店打破了。當地的居民不喜歡這個即將開幕的新飯店,認為這會為地方帶來厄運。他不知作何感想,但其妹倒是很積極的跑去新飯店應徵,於是男主角也說要去應徵,最後追著男主角回家的男主角好友也跟著去上工了。總之,飯店的試營運無畏於居民的抗議,依舊照常進行。參與試營運的人員,包括飯店老闆與其女、飯店經理、幕後出資人(同時是記者的舊情人)、為飯店背書的教授、聞風而來的記者、記者的現任女友,以及前往打工的三個學生。

  事件就在此發生了。發表會時廚房裡出現了威脅訊息。隔日,第一具屍體出現,而當他們要找警察來辦案時,卻赫然發現電話不通,對外聯絡的吊橋也斷裂的狀況……事件往不祥的方向開始前進了。

  由以上的描述,可以看到一個推理小說常用的暴風雨山莊架構。在封閉之後,通常接下來就是兇手大開殺戒,眾人之間的秘密開始解明,偵探藉由謀殺案留下與揭開的線索找出兇手與原因。這是一個相當古典的套路,但我得承認我還蠻喜歡這種古典架構的(爆),倒不是說我討厭CSI(這個我也喜歡),但偶爾讓鑑識科學休息一下也蠻不錯。所以這點對我來說是有加分的,剩下的就要看劇情的合理度。有鑑於臺灣沒什麼推理劇的現況,只要劇情沒有誇張到像靜流姐,我想我的接受度應該都很大(當然該吐嘈的還是免不了)。看了第一集之後的感想,有幾隻蟲,但總體而言很值得期待。先講聲音,我很喜歡主題曲,好好聽啊!另外全片多以客語發音,聽起來很新鮮。同時我必須要說,沒想到客語講起來這麼好聽!真的應該要鼓勵大家多學方言啊,不會真是太可惜了。攝影方面,我覺得有種電影感夾在裡面,蠻不錯的。但有些部份的分鏡不是很俐落,例如吊橋空拍與女孩尖叫的部份,重複太多,有點拖泥帶水的感覺。最後是故事的部份,我個人覺得有些地方不甚有道理,例如吊橋的毀壞──當我看到那座吊橋的時候,實在不覺得那是一條有辦法斷掉的橋──至少在缺乏強烈颱風助陣的狀態下不太可能。又如居民之反對飯店的進駐,僅用一個原住民的傳說,在沒有原住民的狀況下,說服力略有不足。而抗議的口號是「我要工作」,這怎麼想怎麼不對吧,要工作然後反對開發......?稍嫌沒有說服力了點。再者是小妹看到屍體尖叫的部份,我覺得第一段的尖叫有點太早了,那時候霧還挺濃的,看不出有什麼。而若是她看到了屍體,退到後面繼續尖叫也有點太多了。又,齊教授(至少)是男主角的口試委員,碰到面時兩人缺乏互動也稍嫌奇怪;最後,廚房的工作人員不足也是有點讓我驚訝的地方,光靠三個新手工讀生要應付午宴晚宴,我覺得困難度很高。除了這些三不五時讓我覺得有點怪的地方之外,故事的發展倒是相當令人期待。隨著傳說的鋪陳、事件的發酵與死者的增加,我想應該會越來越精彩吧!


*感謝客家電視台提供試映帶。

2 Comments

呂仁 says...""
沒想到客語講起來這麼好聽......不然你本來對客語的印象是?
2012.02.28 20:33 | URL | #- [edit]
路那 says..."Re: 沒有輸入標題"
> 沒想到客語講起來這麼好聽......不然你本來對客語的印象是?

我本來對客語的印象就是捷運上的站名跟提醒啊,就覺得腔調很好玩,但是沒想到真正講起話來本身就很像歌,起伏的音律非常好聽。跟聽到有些老大人講的典雅臺語時的感覺很像。另一方面覺得唉好可惜噢,這種話我們現在都不會講了。
2012.03.29 18:49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1221-0da181a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