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2010

  歲末年終,河道上滿是回顧、統計與道別。看著,總覺得好像應該也要作些什麼,但我想不出來有什麼好做的或好說的。今年閱讀的十大排行榜?喔我有整整半年(或者還沒結束)對閱讀這件事失去了胃口。書呢還是照買,但看著他們的封面我卻也沒有更進一步的衝動。看的小說/電影的數量統計?情況差不多。但我承認我最近一直流連在anobii的原因和統計脫離不了關係--儘管可能是無意識的,但我很難不去猜測自己之所以在過去一兩個禮拜以來逐漸回復到以往閱讀的速度,是因為想在十二月三十一號前多看幾本書,衝破某個數字。雖然那個基本上毫無意義。


  對我來說,或許今年最有意義的事是我終於擺脫了九零年代的時間感。從2000年到2009年,面對這個世界,我一直有種茫然而不知所措的驚慌藏在哪個地方。世界前進的如此迅速而毫不留情,一年一年的過去了,但我的意識好像依舊停留在1999年以前,無法感受到那是十年甚至更久以前。許多事混雜在一起,它們已經過去了非常久,但在我的印象裡卻依舊鮮明,致使每每有朋友感嘆著什麼時,我總對原來那道縫隙如此龐大感到一陣驚愕。那個時間已經過去了,但未來十年裡我可能會對2000-2010這十年保有那般的印象,然後繼續延遲地生活下去。

  而今年最瘋狂的事或許是迷上了香水跟SB這個配對(事實上,他們相輔相成)。如此那般俯衝而下的熱情連我自己都感到訝異。有些時候我會想,或許其實對我來說重要的是蒐藏本身,確認著情緒彷彿就確認了生命。只是要引爆那玩意的引信很難找。我不知道這股熱情會維持多久,但其實很高興最近半年來時常體會到那種腦子都融化了的渴望狀態。那很快樂。

  寫完論文這件事對我來說也意義重大。簡要的說就是真的輕鬆了。而當我體認到這一點時,我才發現之前有多不快樂。我的腦子目前依舊拒絕分析是為什麼不快樂,但那種如釋重負的愉悅在此刻依舊揮之不去。儘管如此,我得說我最近又開始想念之前焦躁而陰鬱的日子,想念埋首於資料閱讀與挖掘的苦悶與驚奇。人啊。

  當然今年也不是沒有讓我生氣、難過、憤怒的事情。實際上還蠻多的。只是此刻感謝老天我不記得幾件有與我切身相關的負面事蹟。記性差的話,至少在這一方面是好的。

  本來想要一些些細數那些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情。但我發現那個已經在噗浪上做完了,現在也毫無力氣與意願再來一次。所以就這樣吧。最後剩下的應該是新年的新期許。但我一時間也想不到什麼有創意的。其實,除了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外,也當別無所求了。然而,看看當初寫下這句子的結局......我好像不該挑這句當作結尾的。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1203-92a7c699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