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等你回覆/丹‧查恩

  直到即將動手打下那條斜線,要填上作者的名字時,我才訝然的發現,我其實不知道作者是誰。

  翻了信箱,翻了試讀本,我還是沒找到那個名字。直到把書名丟到咕狗,第一筆試讀的心得直截了當的終結了我的疑惑,作者叫做「丹‧查恩」。

  我想看看到底是我該換眼鏡了,還是我手邊的資料確實無法提供我這個答案,於是把「丹‧查恩」這個名字丟到信箱裡搜索,竟有一筆跳出頁面。但我定睛一看,是國家圖書館的書訊服務。官方的資料證實了「丹‧查恩」作為《等你回覆》一書作者的真實性,然而於此同時,這卻是本書寫身份在重重資料間轉換,最後被偷龍轉鳳的故事。



  無論這僅僅是個簡單疏失,又或編輯部有意為之,這件事確實與這本書有了某種相互呼應的味道。追根究底,我之所以相信「丹‧查恩」是這本書的作者,就是很多部落格文章加上一篇書號申請的資料,但那些資料會不會只是某人在電腦前編出來的呢?網路資訊一發,萬人成虎,你無法不信,也沒本錢不信。總說人心隔肚皮,現在除了肚皮之外又隔了一層螢幕,以往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如今,則或許連知人知面也都不可得了。

  而換一個全新的身份,則幾乎是一個永恆並且持久的誘惑。小說裡總不乏狸貓換太子的橋段,如《我嫁了一個死人》與《天才雷普利》。然而他們是「置換」,將自己的存在抹消的同時,鑽入另一個死人的殼裡,那更注重的是扮演,更懸疑的是會不會被拆穿,那與《等你回覆》在本質上顯然有所不同。

  《等你回覆》講述的是一個游離的故事。主人翁是隻狡猾的兔子,他擁有一個小鎮的虛擬身份,每個都足以依存,卻也每個都像是浮光掠影。那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特徵。交通的發達使得人人可以瞻之在前、忽焉在後,早上還看到這個朋友呢,晚上他已經身處另外一個時區;對隱私權與個人特質的注重,則讓我們避免詢問朋友太多問題。於是,要變成另一個人,不再遙不可及--網路身份即是一個很方便舉出的例子,或許有很多人都曾經歷過當網友變成好友時,告知對方真實姓名時的那股不自在的感覺。「真實的姓名」在那一刻,的確成了某種「咒」,固定了你與對方的友誼疆界。

  小說本身的敘述形式也呼應著主人翁那樣的游離,一直到小說快結束時,主人翁才真正地出現在讀者的面前,講述那些別人無法代替他講述的故事。而由那樣的自白,我們赫然發現,儘管他獲得了隨心所欲的自由,卻也因此得放棄獲得長期認同的愉悅,他因而比常人更加孤獨。我想到《龍族》中,大法師亨德列克對妖精女王達蘭妮安講的話,或許也很適合放在這裡作為結尾。亨德列克說,「我不是單數。」他同時擁有亨德列克本身、妖精女王的情人、國王的大法師等等與他人連結的關係,以及由這些關係所獲得的記憶,以上種種構成了身份本身,而它則再繞回來影響你的關係與記憶。也許你可以東減西扣地拿一個殘缺的身份與人來往,但你獲得的關係與記憶也就可能是殘缺不全的,更別提一個全由虛構網路構成的人際關係。處在那中心,你就只是幽靈。

2 Comments

鰻魚 says..."你好"
我第一次看你的文是看《龍魘/芭芭拉˙漢柏莉》
寫得真不錯,還有些我想不到的細節你都想到

看完你的文後再看一次書
真的發現了很多東西……

現在我會「儘量」找時間看你推薦的書……

真高興認識你
2010.10.10 09:35 | URL | #- [edit]
路那 says...""
>鰻魚:

謝謝,看到你的留言很開心,被肯定的感覺很好呢。
也很高興認識你:)
2010.10.15 21:10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1195-bf5a865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