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黃色的誘惑/仁木□子

  很久沒有回頭看林白系列的推理小說了,這次翻開竟然有些懷念的感覺。以前覺得過時的封面設計,現在看起來卻覺得別有一種質樸的趣味。什麼時候轉變成這樣的人呢?雖然是自己的事情,卻也覺得有些謎般的趣味。

  《黃色的誘惑》是仁木□子的短篇集作品。收錄了〈紅與白的打賭〉、〈霧的那邊〉、〈黃色的誘惑〉、〈彩虹狗〉、〈死亡之花盛開的房間〉、〈明亮的□暗〉與〈在山的懷抱裡〉等七篇。其中,〈紅與白的打賭〉結構形似「美人與獅子」的問題,卻失去了那份最終的懸疑,因而,若是將它視為是仁木對於「美人與獅子」這個問題最終的思考來看,或許會比較有趣吧。

  〈霧的那邊〉則是歷久不衰的失憶設定所發展出來的作品。相較於現代作家豐富的鋪陳,仁木□子這篇反倒有種良好的韻味--我忍不住想到了愛川晶的《六月六日誕生的天使》,這兩部作品,一篇是男作家寫女主角,另一篇是女作家寫男主角,也算互補的一種對照吧?

  〈黃色的誘惑〉算是日常之謎一類的輕鬆小品。以檸檬黃色的巾子作為一切事件的開展,幸好事件最終也沒走向太陰暗的角落之中。〈彩虹狗〉的謎題中的一部分其實蠻簡單的,不過因整體的故事性很足夠,所以讀起來也覺得相當的愉快。〈死亡之花盛開的房間〉其實是我最喜歡的類型之一:龐大的遺產、複雜的家族、怪老頭與大房子。不過因為是短篇的關係,所以並沒有多鋪陳其中陰暗的氣氛(是說,仁木□子好像也不擅長怪氣氛就是。),我對這篇的印象,反倒有些「檸檬黃」--是篇輕快有趣的作品。〈明亮的□暗〉以盲人為主角,因為換錯的大衣而捲入了一場莫名其妙的危機。盲人能夠脫困嗎?我很喜歡這一篇。〈在山的懷抱裡〉則是一篇讀完之後忍不住會感受到仁木□子寫作基調的作品--即便是描繪如斯的悲劇、進行如此沈重的戰爭反思,她的筆調依然是溫暖的。如此一來,似乎不難想像為甚麼仁木□子會被稱為日本的克莉斯蒂而受到歡迎了。(其實我想到的還有宮部美幸,然而宮部的基調或許溫暖,偶爾還是會出現讓人想搥心肝的結局啊!)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119-2e8e98fe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