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小說,始終是社會的鏡子:小女孩與香煙/比諾.杜特荷特(Benoit Deuteurtre)

  版本:試讀

  初拿到《小女孩與香煙》時,我有些傻眼--因為這本書實在太薄了,薄到好像可以折起來然後在中間塗果醬,接著一口吞下當早餐似的,感覺起來好像是碰到了超輕量級的對手的我隨手就翻了開來(這或許也要歸功於那兩個排在一起讓人毫無頭緒的名詞),於是便一頭栽進了這個荒謬卻似乎具有某種真實性的世界。

  這是一本(反)烏托邦小說。不用看幾頁,那種太過有秩序的表層社會與隱隱然反社會的主角便透露出這樣的訊息。而隨著他的介紹,讀者便更能一窺此烏托邦的真貌--「香煙」與「小女孩」在此於焉有了連結:前者是萬惡不赦的健康殺手,是「社會」中最糟糕的事物,而「小女孩」--或者擴大一點,所有的小孩--則是「社會」中最為純真善良可愛而神聖不可侵犯的一群。香煙與小女孩,正是這個社會惡與善的各自象徵--更別提,也是讓主角逐漸「墮落」的元兇與始作俑者了。

  事件的本身其實可笑:主角性喜哈煙,卻不幸活在一個視菸草為巨大罪惡的社會(怪得是,儘管是這樣的社會,菸草公司卻仍有辦法砸出大筆銀彈)。於是,在全面禁煙的環境,癮君子只好偷偷摸摸的躲在廁所、撬開窗戶享受吸煙的快樂。誰知好死不死的,卻讓一個小女孩撞見--不喜歡小孩的主角嚇跑了小女孩,卻也使自己面臨每天提心吊膽的處境......。

  顯而易見的,杜特荷特挑選的都是「現代」以來所日漸重視的,如孩童,如菸草對於人的健康等。而所要表達的依舊是無論原始的立意有多麼的良善,一旦成為所有人堅定不移的信念時,持有不同信念者便會受到巨大甚至於毫無道理的壓迫與歧視。杜特荷特選擇了一條近似於卡夫卡的路線描繪「個人」在面臨社會/媒體力量壓迫時所顯現出的無力姿態,由此襯托出集體權力的荒謬本質:不僅僅是三人成虎的荒謬,更顯現出「民主」此一現代受到普遍認同的概念根本上亦是同樣的過程。而當主角將心理投射在「平庸的、五十多歲的男商人」身上時,或許也就變相的顯示他心中理想的人類形象--那樣的平庸與愚蠢在過度「政治正確」的社會環境下,反倒顯得天真可愛了起來。

  然而,《小女孩與香煙》給我們的思考難道就僅只於此嗎?或許也並不。有意思的是,現代人時常擔心「老大哥」與媒體無孔不入的強□力量,但卻又極少的會回頭檢視自己所閱讀的媒體與認清自己的價值觀取向。而我們該擔心過於單一的價值觀嗎?依照現在看來的情勢似乎未必--總是有激進的民族主義者、頑固的沙豬主義者等等提醒我們不持續「政治正確」的危險,反之亦然。而時代,也就在這樣的巍巍顫顫中一路顛簸著走來。

  小說永遠是社會的鏡子,映照出那些夢、希望的同時,也映照出恐懼與破滅。

2 Comments

很臭 says..."沒洗澡"
沒什麼,終於裝了□頻可以來看了
通知一下~~
2008.02.06 09:19 | URL | #- [edit]
lunaj says...""
終於~~
你好你好!!
XDD
2008.02.07 02:23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118-3bf957d9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