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重力小丑(電影版)



  在《重力小丑》剛出小說的時候,我讀過書,但時間來到今天,其實我已經快要忘記《重力小丑》的所有細節。在預告片與網路的幫助下才拾回一些大部的記憶。然而自始至終一直存在的是「春從二樓一躍而下」的這一句話,那時讀到便非常喜歡。有些句子其實普通,但或許是音韻或許是背後的故事吸住腦子了,便紮根也似地記了住。那句話就是像這樣的一句話。在去看電影之前,我找到了小說,但卻決定還是算了,帶著滿腦子的朦朧去看一個模糊的故事或許比較好。我也慶幸我如此做了。素來缺乏耐性,若是預知後事,便難待分解。

以下有洩漏重要劇情,確定不怕雷再點入

  電影的一開頭便是哥哥泉水的旁白,說:「春從二樓一躍而下」。然後時間拉回早一點點,泉水遇到拿著球棒的春,問他要教訓誰?春說,有個女孩子很討人厭。泉水說,那也不用動到球棒吧。春才說,有些人要教訓那個女孩。於是所有人一起恍然大悟,啊,是針對討厭鬼的霸凌。而掙扎的聲音響起,春拿著球棒,一溜煙的衝上二樓,打狗似地打散了一群混帳。他們逃,他追,追不著了,便從二樓一躍而下,襯著櫻花與刻意慢了些的鏡頭,讓人心臟揪了那麼一下。

  若說觀眾揪了一下心臟,那麼被救女孩子更是喜上心頭。那麼一齣來得及時的英雄救美戲碼,前一刻的狀況有多危及,下一刻的欣喜便有多高昂,帶著嬌嗲,女孩迎向白馬王子,準備來個類似以身相許的戲碼--下一秒她的臉立刻從變成

  原因無他,帥哥當下給了她一棍。

  時間接著拉到數年後,泉水是研究所的學生,研究基因科學。春是清掃塗鴉的業者。而小型縱火案開始延燒,兄弟倆在一次又一次的報導中找出了線索。隨著電影的時間線逐漸往過去與未來兩條延伸,觀眾也就越來越清楚為何泉水與春如此不同,卻又如此相似--他們的母親曾遭強暴,而春即是被強暴後生下的小孩。對春來說,不幸的是他的出生並非美好,但幸運的是,他有個非常好的父親。雖然這個父親戴著異常可笑的假髮(喂),但他溫柔而堅強的讓人肅然起敬。

  片中,春的房間裡貼滿了人像。其中最大張的就是甘地。春侃侃而談著甘地的非暴力主義,但本身卻對那樣的信念無法苟同。「那不就順了那些人的意了嗎?」他問道。這也是初識甘地信念時我曾經有的疑惑。然而,雖然甘地的非暴力主義在泉水與春的身上行不通,但在老爸身上卻實踐的很徹底,而他養出了這樣一對值得驕傲的兒子。暴力與非暴力之間該怎麼選擇?遺傳與環境哪一種的影響比較大?伊坂並未給予答案。父親的「神說你自己想」與兒子的「沒聽到神的回答」其實指陳的都是為自己決定;而春與泉水的一致選擇,則讓遺傳與環境統統敗給義憤(或者說,處境)。

  結尾依舊是「春從二樓一躍而下」。然而,開頭的一躍而下非常青春非常美,結尾的一躍而下則是盈滿著放下重擔、輕鬆自在的氣氛,那滿滿的信任讓我覺得很是美好。過程中關於強暴的片段讓人鼻酸憤怒,邪惡如此具體龐大,又如此細微渺小。強暴犯的邪惡與町內眾人的閒語,若將之放在天秤上,或許重量恰好相等吧。而一家人雖然搬了家,但依然住在該地的作法,則也隱約地表露了齊心協力與偏見對抗的氛圍。《重力小丑》完美的表達了平凡家族背後的不平凡。一家人的互相幫助、為家人著想,使得痛苦的事情終究轉化為朝向明天繼續邁進的動力,讓人看了非常感動,彷彿自身也不再受重力束縛。到今天回想起來還是一樣感人,欸我還蠻喜歡這部片的,非常棒,某些地方甚至勝過小說。

  題外話,不過兩兄弟的情誼有點危險啊......欸雖然我覺得這對讓我的腐雷達開啟了(喂),可是親兄弟是無法通過我心中的道德委員會的!(握拳)(天音:你心中原來還有道德委員會啊?)春你就給我跟夏子在一起吧哇哈哈哈哈

*感謝傳影&Dan。

2 Comments

Hiroshi Andrewx says...""
寫到我心坎裡了。
2010.05.06 11:59 | URL | #- [edit]
路那 says...""
>Hiroshi Andrewx
謝謝:)
2010.05.06 14:26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1166-58109eb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