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傑佛瑞迪佛的驚奇劇場》/傑佛瑞˙迪佛

  上回,在《傑佛瑞˙迪佛的黑色禮物》這篇的讀後中,才提到他的〈地道女孩〉這個短篇,沒想到這回在《傑佛瑞迪佛的驚奇劇場》裡,〈地道女孩〉便作為首篇,堂堂的與讀者見面。我想起第一次臉譜的雜誌上看到這個標題時,曾經疑惑了一下,這是中國式的翻譯語法嗎?意思是道地的女孩?或是,真真正正的那個「地道」與那個「女孩」?後來謎底揭曉了,地道確實便是地下道路的意思。

  這次收到的試讀本中只有〈地道女孩〉、〈重複追訴〉、〈西發利亞戒指〉、〈十年不晚〉、〈撲克牌的啟示〉、〈通勤族〉,據說之後出版的小說裡會收錄十六個故事。不曉得這六個故事是以什麼樣的標準挑出來的呢?也可能就單純只是作業上的考量,與評價無關。但無論如何,這六個故事可說篇篇精彩,少有冷場。

  若硬是要將這六篇小說挑出一個共通點,應該就是「罪惡萬歲」。在迪佛的長篇小說中,我們往往將自我投射在林肯、愛米莉亞等人的身上。他們是法制的化身、罪惡的打擊者,那樣善惡分明的世界中,我們投入的感情將受到作者的回報(庇蔭?)然而,在他的短篇小說中,我們卻得暫時放下擔任正義使者的渴望,向著反方向潛入。偏偏,像迪佛這樣的作者,是不肯輕易的告訴讀者現在敘述著的是好人或壞人?你只得一路提心吊膽、四處摸索,並在結局到來時享受腦袋瞬間的發涼,與接下來啞然無語的時光。

  左手的掩蔽右手的花樣什麼的,其實都無所謂。重點是整理好你的服飾,啜一口手邊的飲料,好整以暇的讓魔術師本人帶著你專注在燈光投射的舞台上,享受那一刻的驚喜時光。至於背後那些機關重重,就留給魔術師的同行們吧!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