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深泥丘奇談/綾辻行人

  雖然是怪談小說,但出乎意料的清爽好讀。《深泥丘奇談》據說是綾辻不知不覺間被雜誌編輯標上了那個作者沒打算放上去的(一)之後,莫名其妙開始連載起來的作品。這個相關的小故事相當有趣,說起來也蠻符合這本小說中各奇談那些莫名其妙的遭遇(笑)。

《深泥丘奇談》(每次都打成深泥鰍)屬短篇連作集,收錄了九個短篇:〈臉〉、〈山丘的那邊〉、〈下個不停的雨〉、〈惡靈附身〉、〈蛀牙蟲〉、〈不可以開〉、〈六山之夜〉、〈深泥丘魔術團〉與〈聲音〉。儼然作家自我化身的「我」因為各式各樣的毛病而求助於山坡上那棟看起來有點可疑的老舊醫院。醫院裡聚集了彷彿會無限增值增殖的醫生,神秘兮兮的護士。由於首篇〈臉〉實在頗有怪談的氛圍,因此剛開始我對這間醫院抱持著相當不好的印象,對主角的大條神經感到敬佩(是說,有這種神經的人還會身心失調也蠻恐怖的。)然而,接著的短篇們弔詭的治癒了這個疑心病--雖則如此,卻也不是能夠放心的笑嘻嘻的看著「我」穿梭在一個又一個門診,與一句又一句的「你怎麼連這個也不知道」之中。整本書沉浸在相當奇妙的氣氛中,有些像坐在老手開的快車上走一條沒看過的新路,一方面有著些微的心驚,一方面想著應該安全無虞,而在這兩種心情的夾擊下,好奇的看著窗外的風景。

  整本書最不協調的應該是〈惡靈附身〉這篇了吧。嘛,這也許是我第一次這麼明確的意識到或許沒有合理的解答會比較開心的一篇小說--雖說如此,但我並不討厭這篇小說,只是覺得有些突兀。話說回來,自從看了銀魂溫泉旅館的那一訓後,我看到額頭上寫字啦臉上有線啦的鬼怪都會二話不說的爆笑出聲(默)。

  〈蛀牙蟲〉也深具魅力。其魅力之所在並非恐怖,而是有如吉卜力卡通中那些山怪精靈,擺著一臉脫力系的表情,不懂「我」為何連那樣的常識也都不懂。而原先應該要驚恐暴跳的驚慌,在那樣脫力表情的凝視下,逐漸感覺也無所謂了。「雖然好像不太合理,不過大家都這樣說呢,帶著親切而脫力的表情,那大概沒什麼事吧.......?」像是這樣的感覺。

  餘下的短篇中,我非常喜歡〈山丘的那邊〉、〈六山之夜〉與〈不可以開〉的結尾。〈山〉的結尾畫面中,鳥、雨、橋與「那個」掛在橋下的場景,意外的讓我覺得非常可愛且平靜。〈六〉的魅力除了結尾漂亮的巨鳥、火、山與聲音的輝映外,還加上了對我這個傳說控來說無法不鼓掌的追本溯源。〈不〉的優點則在於結尾的顛覆,最後一行的殺傷力太強了,瞬間從驚慌變成脫力的轉折只能一連給好幾個坐墊了。
  
  〈深泥丘魔術團〉是我比較不喜歡的一篇,中味不佳,感覺略長。〈聲音〉則略為失去了那種遊走般的不安定感,刻意的營造外在與內在的失衡,以及與首篇的呼應。這麼多企圖塞在一起,我覺得有些過頭了(或許也是因為我覺得那個解答真是合理到爆炸,一點都不神秘了。)後記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有趣。

  那麼,就這樣。




2.27補記:

  看了幾篇朋友的讀後感後,發現不是每個人都覺得《深》不恐怖或是很有趣。之間出現的差異有點讓我驚訝。回頭再看這篇,發現我好像把鎮長說的留白的美感視為理所當然的前提,因而沒有提及。不過我跟鎮長感覺到的留白處還是略有差異,如〈不可以開〉這篇,我喜歡的地方是在於「恐怖的反轉」,亦即最後兩行呈現出的情緒反轉與落差,所導致的某種類型的突破。但鎮長應該是喜歡那沒有明說的,隱藏於「不可以開」那扇門背後不再解釋的「什麼」。是「什麼」恐怖成這樣?想想反倒讓人覺得恐怖。像是那樣的感覺吧?

                                 ˙˙˙˙˙
  不過〈六山之夜〉,我想我們喜歡的地方應該就是一致的吧。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這一點,綾辻不說清楚講明白真是太棒了。話說回來,我期待看到《深》的第二集,不過我希望綾辻一輩子都不要告訴我醫院的秘密(啊,如果有的話)。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1157-8f303196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