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四疊半宿舍,青春迷走/森見登美彥

  這是我第一本森見登美彥小說。還沒來得及看《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但因周遭友人的評價都不錯,所以對這個作家有著一種莫名所以的期待--期待著耳目一新、期待著新奇的故事,或者至少是遇見一個我喜歡的作家。

  所以說,人還是不要抱著期待比較好。我在看《四疊半宿舍,青春迷走》的第一章時,光是開頭就反覆的看了三次,才能正確的掌握句子的意思,這對我來說真是一個晴天霹靂,打擊大到跑去看了譯者的資料。後來問看過《春宵》的朋友,大家都說那是森見的慣例。我不知道是否日文原文就寫得曲折難懂,或是翻譯後宿命性的問題?

  但熬過之後便漸入佳境。讀小說的感覺如此,小說本文內主人公的境遇亦如此。第一章劃下了小說的格式:主人公自述身為窮酸男的抱怨,與損友妖怪小津的相識,以及如同浮士德與梅菲斯特般那樣纏繞的惡緣關係。「嘿,那是我性格的問題沒錯,但要不是小津的話我哪會變成這樣呢?」主人公的喃喃抱怨,從第一章開始到第三章都沒有變過,唯一的改變是他所參加的社團。

  他感興趣的社團有四個:電影社「禊」、壘球社「暖暖」、神秘的弟子招募,與秘密組織「福貓飯店」。那也就是這本小說中如同電玩發展的四個腳本般,選擇其中一條路線,然後開始走下去。遇見的NPC雖然都是一樣的,但由於在不同的環境下,便會觸發不同的事件與對話。《四疊半》便按照這樣的形式開展下去,找出一個又一個的可能性。

  那些可能性都是我們曾經捫心自問的。「如果當時我選擇了那條路,現在的我會不會依然在這裡?」《四疊半》在我看來,就是呼應了那樣的徬徨。雖然它極度取巧的製造出一個妖怪小津/大魔王的角色,使得不管走哪一條路線的主人公/勇者都會與之相遇,接著(按照主人公的說法)墜入墮落的深淵,使得無論走哪一條路線,似乎都毫無差別。但最終在「環遊世界八十天」的催化/省視下,主人公/勇者終於能夠正視自我內在的缺陷。而不失傳統地,當主角/英雄/勇者能夠正視自我的缺陷時,他便成長而獲得力量--終於不再是妖怪小津/大魔王微笑的說「這是我對你的愛。」,而是反過來讓妖怪說「那種髒東西,我不需要。」(謎之聲:媽媽快過來看這邊有人反攻成功了啊--

  《四疊半》這個書名對我來說也別有特色。它不僅指涉了現實生活中的狹小貧困,指涉了精神/社交生活的同等貧乏,又同時呼應了文本的結構--我將這本書想像成一個逗點,圓端的部份劃為四份,其中一塊帶著延伸的尾巴(即半疊的那個部份),那麼,參與四個社團的過程恰好各佔據一個部份,而「環遊八十天」的歷程,恰好便是那塊多出來的尾巴/半疊。那樣的呼應或許是我想太多,但確實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我想我是喜歡這本書的,它忠實的描寫了某種現代大學生所共感的墮落,卻又巧妙的將之包裹在一個奇幻色彩內。我後來讀了萬城目學的《鴨川荷爾摩》,覺得這兩本小說的出發點似乎頗為一致(當然啦,京大雙璧描寫的地點都在京都,又以大學男生為主),但在描述的過程中,兩者卻不知不覺的分道揚鑣了。雖然都是某種自我完成的歷程,但森見登美彥在調性上多了一種陰鬱,而萬城目學相較之下就比較活潑。至於喜歡哪一種?那就是個人的「電波」問題了。不過,說到喜歡,我倒是比較喜歡日版的原名《四疊半神話大系》所夾帶的致敬(?)與反諷(?)。中文書名的「青春迷走」四字,配上MADAO的主人公,還真是不搭到讓人起雞皮疙瘩啊!

  最後,聽說這本小說也要改編成日劇(更正:從好心人elish那邊來的情報,是動畫)了,就在2010年的四月。會變成怎麼樣的作品,還真讓人期待啊!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