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新婚/穆夏

為了那裡有每一種琥珀色婚禮
每一株麥穗的搖晃
每一個季節將告終......
他向我走來
他的母親送他枯乾的花
他牽了一個成年的嬰兒
嬰兒向我們灑些水

我們把土踩實
建了一間竹枝交錯的屋子
臥房裡有火
枕下有湖
可以作夢。


第二段不可思議的撼動了我。

對於詩,我一向沒有什麼慧根,於是也一向缺乏耐性。但這樣被撼動的經驗太過美妙,因而就算讀了一百首才能碰到半首,也是一種極美好的、無法捨棄的。

反過來說,或許是讀到(我覺得)濫情的句子時那股全身起雞皮的感覺讓這樣的經驗顯得更美好。

然而那都不成問題的。問題在於碰到之後。總需要一段發呆與一程放空。讓句子慢慢的透到身體裡,像浸酒。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113-f013442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