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牡蠣男孩憂鬱之死/提姆˙波頓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提姆˙波頓的這本小書,我讀過上面這兩個版本。第一回是衝著導演的名氣,第二回是因為卡蘿姊姊把這本書送給了我,而我實在是非常喜歡提姆˙波頓筆下那些扭曲卻又理所當然的怪異。

 時隔久遠,我早已忘記讀二匠版時的感受。只隱約的記得我什麼也不懂,純粹著迷於扭曲的線條與不知所云的文字。此番重讀,仗著前頭有中文翻譯,不怕不懂,好好的對照著看了一遍原書/詩。懂得比上回多了嗎?我也不敢那麼肯定,但總算是有些看出端倪(?)來的感覺。

  那就是--提姆˙波頓你童年到底有多悲慘啊!(其實好像真的很悲慘)這本小說裡通篇都是悲慘的男孩與女孩。他們的悲慘不僅來自於自身的特異,更來自於違背了父母的期待。看看,23篇畸零怪胎的故事裡,便有五個故事與這個主題相關:〈機器人男孩〉、〈牡蠣男孩憂鬱之死〉、〈木乃伊男孩〉與〈錨兒〉(你說只有四篇?嗯,因為我偷偷地把〈牡蠣男孩出門去〉也算在裡面)。而這四篇文章也剛好就是本書裡比較長的篇章。提姆˙波頓設想了什麼樣的故事?「機器人男孩」的成因是(據醫生診斷的)太太與廚房電器偷情、「牡蠣男孩」由母親的幻想成型、「木乃伊男孩」則是被詛咒而成,「錨兒」則源於女人想以孩子綁住男人。

  哪。世界上可能出錯的元素都在這裡了。外遇、與期待不符、生有宿疾,與在「生養」之外的目的下出生的孩子。背叛期待的孩子們。

  而我一介分類狂,又想著將這四個故事兩兩劃分成類。〈牡蠣〉與〈錨兒〉確實讓我感受到了一種逆寫童話的快意。尤其是〈牡蠣〉,當我看到新娘在海邊想著胎兒的樣子,兒子出生變成一隻牡蠣時,忍不住笑了。那樣的笑乾乾的,不是會讓人放開心胸的類型,但確實好笑。確實有那麼些什麼在裡面。對我來說,那是因為聯想到〈白雪公主〉才笑出來的。你還記得嗎?白雪公主的母親想像著什麼生出這個女兒?

  她看著窗外的白雪,希望女兒的皮膚和雪一樣白;看著屋內的炭,希望女兒的頭髮與炭一樣黑;看著不小心被刺破的手指,希望女兒的唇和血一樣紅。

  牡蠣的媽看著一鍋淡菜與魚的燉湯,結果證明那鍋湯的湯底是牡蠣(爆)。

  那麼著繼續比附下去。白雪之所以身死,是由於繼母的虛榮所致。牡蠣那憂鬱的死亡呢?導源於父親的不舉。而相對於童話中扮演唆使者角色的是不知名姓、未有頭臉的魔鏡,在牡蠣男孩的世界裡,那個唆使者是醫生。好的,那麼這就是一直在周邊打轉的現代性了(喂)

  〈錨兒〉與〈美人魚〉的故事相似性也就更高了。但我想那或許是因為〈美人魚〉那個故事本身就已經是一個不需要再多做轉化的被拋棄的故事。辛酸的是,原版的美人魚中,她尚且輕盈的化為泡泡竄升天際,然而在提姆˙波頓的〈錨兒〉中,她與孩子一同被留了下來。孩子是個那麼大的負擔,那麼像錨,將她困在深深的海中。在這篇故事裡,我覺得提姆˙波頓簡直像是恐嚇般的提出生了孩子後女人的處境之變化。

  其他的故事,我最喜歡的或許是〈布利起司小子〉吧。夢到自己只剩下一片實在太好笑了啊!而且酒跟起司確實是絕配沒錯(講了半天,根本其實只是想喝酒而已吧你!)

  大家(?)都很有印象的〈熱戀中的枯枝男孩和火柴女孩〉我反而沒那麼喜歡。我是不知道提姆˙波頓那邊的火柴是怎麼回事,不過我到目前為止遇過的火柴,點火之後可都會確實的連棒子一起燒掉噢。反過來說,枯枝才難燒吧,最細的枯枝也比火柴粗啊!

  〈巫毒女郎〉因為牽涉到愛情,所以人氣好像也很高。不過這篇跟我的電波完全不合,不知道他想表達什麼(也許什麼都沒有?)

  〈羅伊,那個劇毒男孩〉則讓我想起了「渾沌」的故事。典出《莊子˙應帝王》:「南海之帝為儵,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儵與忽時相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也是個「彼之珍饈,我之毒藥」的故事。

  我最喜歡的篇章,或許是污漬小子系列:〈污漬小子傳奇〉與〈污漬小子別開生面的聖誕節〉簡短有力,強悍異常。忘記有聽到哪篇文本還是哪個誰講過人類與打掃之間的關係,總之大意是「人類要生存就必須一直不停的掃除」。另外,考慮到美國的超人文化,這篇簡短的超人故事,無論是從形式或內容上都隱約的帶著反諷的趣味。

  其他我喜歡的短篇是〈吉米,那個醜不拉嘰的企鵝男孩〉與〈牡蠣男孩出門去〉。前者簡短有力的闡述了名稱與暱稱之間的關聯,後者則漂亮的同時展示出簡練的童趣與殘酷。

  關於眼睛的三個故是我沒有太多的想法。只對很多眼睛的女孩那一篇的翻譯略有意見:在我讀來,"and I noticed she had a mouth"是要凸顯那麼多隻眼睛下還有一張嘴。但若翻成「我注意到她有張櫻桃小嘴」,重點就被引導到「櫻桃」(美)而非「嘴」(存在)了。

  最後要感謝卡蘿姊姊(心)書保存的超好不說,連藏書票與書籤都完美的夾在書裡!我無以為報,只能再三道謝了(扭動)




他山:逆轉讀書會第二十六期選書,《牡蠣男孩憂鬱之死》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1113-458a968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